长淮新“斗水”记——写在新中国治淮70年之时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李美莹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0日10:20  

□新华社记者

它曾是“最难治理的河流”,历史上平均每百年发生水灾94次。

它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条全面系统治理的大河,70年间投入9000多亿元,从水患深重逐渐变为安心幸福河。

它见证着新时代“斗水”,尊重自然还道于洪,顺应规律让道于水,从人水相争迈向人水和谐。

它,就是千里淮河。

善治国者,必善治水。习近平总书记今年8月在安徽考察时强调,70年来,淮河治理取得显著成效,防洪体系越来越完善,防汛抗洪、防灾减灾能力不断提高。要把治理淮河的经验总结好,认真谋划“十四五”时期淮河治理方案。

70年治淮“斗水”,书写着党领导人民抵御洪灾、化害为利的恢宏治水史,标记下中华民族逐梦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态文明建设史。

70年初心不改追梦安澜

深秋的淮河北岸,依然满目葱绿。阜南县蒙洼蓄洪区内,两个多月前曾汪洋一片的土地已退水秋种,播下新一季希望。

今年7月,淮河发生流域性较大洪水,“千里淮河第一闸”王家坝闸时隔13年再次开闸泄洪。今年汛期,淮河无一人因洪伤亡,主要堤防未出现重大险情。

86岁的阜南县刘郢庄台村民刘克义打小就生活在蒙洼,历经多次洪水。“今年水来心里不慌,因为安全有保障!”老人说。

1950年那场淮河水灾,刘克义不堪回首:“平地水深丈余,村民攀树登屋呼喊救命,死伤惨重。”

水患水难,困扰沿淮儿女上千年。祈盼安澜,自古就是淮河百姓的梦想。

新中国初期以前的450年间,淮河平均每百年发生水灾94次。从大禹治水开始,历朝历代做过努力,但都难以有效治理淮河水患。

1950年夏,看完一份报告淮河灾情民生的电报,毛泽东流泪了。他发出号召:一定要把淮河修好!

1950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那一年,300万人走上治淮工地。1950年至今,国务院先后12次召开治淮工作会议,集中开展五轮淮河治理,一批重大水利工程建成使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淮河治理更加注重人水和谐、生态保护和流域高质量发展,治淮迈入绿色新征程。立足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国家先后编制淮河流域综合规划、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等,全面推进新时期进一步治淮38项工程,开工建设引江济淮工程,流域建立河长制、湖长制……

沐浴在秋日的暖阳下,位于淮河干流的花园湖行洪区进洪闸格外引人注目。这座今年刚刚建成的水利工程投入使用后,将使花园湖行洪区从过去破堤行洪变为有闸控制行洪。

水患水难顶在淮河百姓头上,党中央把它放在心头;水忧水盼写在淮河百姓脸上,党中央攻坚克难不断推进治水行动。除害兴利、造福于民,70年治淮初心不改。

70年间,我国治淮总投入9000多亿元,建成各类水库6300余座,堤防6.3万公里,各类水闸2.2万座,行蓄洪区27处,直接经济效益4.7万亿元。

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主任肖幼说,淮河流域现已基本建成完善的防洪除涝减灾体系,防洪减灾能力显著增强。

昔日遇水灾就哀鸿遍野的淮河,如今滋养着全国九分之一的人口、十分之一的耕地,贡献着全国六分之一的粮食产量和四分之一的商品粮。

“现在旱涝不怕,正常亩产比其他地区高出50公斤以上。”正在秋种的沿淮寿县种粮大户顾广银说。

“斗水”变迁彰显生态文明

阜南县王家坝镇和谐村村民张洪海这个月搬进了位于淮上社区的120平方米新房,社区内13栋楼房错落分布,中心花园小桥流水。

这是安徽省今年第一批庄台疏解降容工程的迁建行动,1204户4830位村民将陆续从行蓄洪区庄台迁出,告别提心吊胆、惧怕洪水的日子。

淮河流域人口密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倍多,人水争地矛盾突出,人占水道加剧淮河水灾。越垒越高的不仅有堤坝,还有淮河特有的居住形态庄台。

违背自然规律,终要受到自然惩罚。尊重自然还道于水,才能构建人水共生的和谐生态。

近年来,沿淮河南、安徽、江苏等地开展了行蓄洪区及淮干滩区居民迁建,逐步将“水口袋”里的87万余人搬至安全地区,还行蓄洪区该有的生态功能。

“过去千军万马严防死守抗御洪水,现在该启用工程时果断开闸、精准调度。”淮委治淮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闪黎介绍,随着花园湖进洪闸建成,行洪区内7个村约1.9万人未来将全部迁走,完全恢复花园湖的“水袋子”功能。

通过退建堤防、疏浚深挖河道,花园湖所在的这一段淮河行洪能力从7000立方米/秒扩大到13000立方米/秒。在花园湖的上下游,方邱湖等3个行洪区将随之变成防洪保护区。

“用治淮工程能力的提升保障沿淮人民的发展权。”闪黎说,方邱湖区域正规划建设一座集高端装备制造、现代物流服务和绿色生态产业于一体的临港新城。

从控制洪水到管理洪水,从人水相争到人水共生,从抗御自然到尊重规律,治淮“斗水”理念之变彰显着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进步。

“尊重自然,让道于水;给水出路,人有生路;兼顾发展,人水和谐。”阜南县县委书记崔黎说,沿淮百姓如今都懂这个道理。

走在蒙洼蓄洪区,除了“绿油油”的庄稼,更多是“白茫茫”的适水产业。通过发展芡实、杞柳等适水农作物,这里的百姓找到脱贫致富的“金钥匙”。

长淮新生奔向幸福河

碧波荡漾,花海斑斓。今年国庆中秋长假期间,淮河边的八里河景区日游客量最高近2万人。谁能想到,这里原先是“十年九淹”的水灾窝。

在淮河边颍上县八里河镇生活了20多年的居民汤纪前说,过去八里河一下雨就涨水,全县数这里最穷。

通过低洼河湖综合治理,颍上县逐步将这片水洼地变成国家级水生态旅游区。八里河镇也走上旅游富民之路,汤纪前开办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店,每年营业收入10多万元。而沿淮水利生态景区已是星罗棋布,仅颍上县就有7个,每年吸引游客850万人次。

“泥巴凳,泥巴墙,除了泥巴没家当。”昔日沿淮百姓水患深重的场景早已改变。治淮降洪魔,更为淮河儿女带来“水红利”。沿淮贫困县相继摘掉“贫困帽”,其中安徽沿淮13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已全部脱贫摘帽。

沿淮百姓有着新的幸福河梦想,既看得见清水,又望得见鱼鸟。

淮河畔曾有一段守着淮河讨水喝的日子。由于沿岸化工厂、造纸厂等污染严重,淮河一度成为“坏河”。1995年《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暂行条例》出台,中国第一次为流域水体污染治理制定法规。

党的十八大以来,治淮更加注重水生态保障体系建设,试点推进了生态流量调度、全面建立淮河流域河长制湖长制,9.6万名河湖长直接对河湖水质负责,流域生态显著改善。

治污治岸治渔陆续进行。在蚌埠市居住的刘春玲祖祖辈辈以淮河打鱼为生,如今她收网上岸,打小“水上漂”的她住上了廉租房。她说,身为淮河人,要用行动守护好一江清水。

生态环境部淮河流域局监测与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刚说,淮河很多断面水质监测曾经找不到活鱼,现在银鱼、白鱼等对水质要求高的鱼种都游回来了。

再现的还有飞鸟。每到冬季,一批批南迁的白头鹤等候鸟飞抵安徽菜子湖觅食过冬。2016年国家重点工程引江济淮开工,菜子湖承担引江任务。为保护候鸟栖息生境,工程增加3.5亿元投资,为鸟改道,保证候鸟栖息滩涂面积。

水滋养人,人守护水,这就是幸福河。

淮河干流水质目前常年维持在Ⅲ类水标准,这是治淮民生福祉。淮河流域已有14个城市获得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称号。从空中俯瞰,水清岸绿的生态淮河正在逐步实现;无人机巡查、一键智控的智慧淮河正在建成;通江达海、产业兴旺的富庶淮河清晰可见……

作为国家战略的《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已经落地,探索大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新模式。安徽省不久前发布目标,到2035年全面建成美丽宜居、充满活力、和谐有序、绿色发展的淮河生态经济带。淮委表示,“十四五”治淮将瞄准短板,全面提升淮河流域抗灾现代化水平。

70年治淮斗水,记录了沿淮人民追梦安澜的艰苦历程,书写着新中国水利发展的辉煌成就,更践行着大河流域人水和谐的生态文明思想,铸就起一座中国共产党为了人民、造福人民的巍巍丰碑!(新华社合肥10月18日电 记者 刘菁、杨玉华、刘美子、姜刚、水金辰)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