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豆面 软软的糕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许燕梅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2日10:26   记者:韩文岐

黄米糕、粉汤、荞面饸饹、豆面是蒙陕晋地区的传统食品。因其味美可口,深受这一带地区人们的喜爱。在过去的年代里,食物短缺,食品品种结构单一,可供选择的好吃东西十分有限。再说那时人们普遍贫穷,价格昂贵的东西吃不起或舍不得吃。而这些食品则物美价廉。对广大农户而言,做这些食品的粮食都是自家地里种出来的,爱吃可以多种些。而这个饮食习惯也流传了下来,现在仍然有很多人爱吃。

黄米糕吃起来香,做起来费工费时,尤其是捣糕面很费力气。过去没有加工糕面的机器设备。遇上红白事宴时,糕面用量大,需要在石碾子上压糕面。而平时个人家里吃糕,糕面则靠人工在石头碓子里捣。

记得,家乡那一带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摆着石头碓子和一头戴着石头帽子的碓杵子。这些家具多半是用来捣糕面的。

把泡好的黄米一次次倒进碓子里捣出面。每捣完一次,需要用细笸箩把面箩一下。这是个吃苦营生,能把人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这活儿得由家里的年轻人干。

蒸糕、炸糕则由经验丰富的家庭主妇承担。蒸糕前要往干糕面里拌入适量的冷水。糕面不能一次倒入蒸锅,要一层层撒到锅里的笼布上,防止蒸成夹生糕。炸糕要把控好火候。经验丰富的人就能掌握做糕的方法要领,很少出差错,做出来的糕软中有韧、口感很好。

黄米糕的吃法有多种。可以用刚出锅的素糕蘸羊肉汤吃香喷喷的肉蘸糕。还可以给糕里包上馅儿炸着吃,有包菜馅的也有包豆沙馅的。我老家那一带还有做“卷糕”的习惯。就是将一大块素糕放在案板上擀开,把红枣煮好去核后的枣泥均匀地涂抹在糕片上,然后从一头卷起或从两头向中心卷。卷成圆柱状,再用刀一片一片地切开。切开的截面上有一圈圈的螺旋纹,红黄相间。之后,放入油锅中炸,炸好后,上面的纹路越发清晰,不仅好吃,还给人以美感。简直就是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

现炸油糕,色泽金黄,香气四溢,看着让人馋涎欲滴。咬一口皮脆里软。撒上白糖,吃起来又软又筋、香甜可口。

黄米糕不仅好吃,还被赋予了美好吉祥的寓意。“糕”与“高”谐音,给老人过生日吃糕是祝福老人高寿。过大年吃年糕,含有祝愿仕途中人官运亨通、年年高升的寓意。同时也是祈盼日子过得如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年更比一年好。也有祝愿儿孙们年年考试得高分的寓意。

在我的记忆中,逢年过节家人们总会忙忙碌碌地泡黄米、做软糕,当然,还要忙活着在碾子上压长豆面,以便将二者搭配起来吃。

长豆面做起来有难度,诸如和面擀面等各个环节都要做的到位符合要求才行。豆面如果做不好要么煮熟吃起来又僵又硬,要么下到锅里会“消汤”,面条化在汤里成了烂脑脑,那就只能将就着喝豆面糊糊了。

我爱吃我母亲做的长豆面。母亲擀的豆面面条又薄又细又长,煮到锅里汤清面利,吃起来有精气,爽口利齿。

我母亲擀豆面堪称一绝。把一个约一米五见方的大面案放在土炕上,下面铺上塑料布。擀面仗也有一米多长。取一块和好的豆面放在案板上,撒上玉米面面扑,擀开一些后将其裹在擀面仗上,然后两手掌按在擀面杖的两端,向前推着擀两下,再把擀面杖握住向后移到怀前,重复着这么擀。擀面杖和案板碰撞发出均匀的“嗵、嗵、嗵”的响声。母亲擀豆面的声音为我家增添了不少生气,那声音不高不低,很有节奏感,我听着悦耳、好听。

捞一碗母亲做的长豆面,舀两勺香美的羊肉臊子汤,调上葱花酱油醋等,吃起来津津有味,我常会吃了一碗再来一碗。

油糕豆面搭配着吃,二者可以互补。油糕粘性大,吃多了有饱胀感。豆面则相反。当地有“三十里荞面,二十里糕,十里豆面饿断腰”的说法,是说豆面不耐饿,吃了过不长时间就饿得厉害。适量吃些油糕再吃些长豆面,既品尝了美味又不伤及肠胃,可谓黄金搭挡。

长豆面软油糕是人们很喜欢吃的食品。有人还把这两样美食编进山曲里,形象地比喻友人之间的美好情感。歌中唱道:“长长的豆面软软的糕,这辈子常记你的好!”表达出不忘和友人的深情厚谊,永远珍惜对方友情的心意,可谓情真意切。

现在人们生活富裕了,食品丰富了,好吃的东西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可我就喜欢吃长豆面软油糕。隔一段时间就从超市买回来吃一顿。品尝家乡的这些美食,常会让我更加怀念一辈子辛勤劳作的父亲母亲,也会想起我苦中有乐的青少年时代及阔别已久的故乡。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