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包的粽子。

来源:准格尔文艺  编辑:许燕梅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15日09:29   记者:陈骏驰

图片

今年端午节,我又想起妈妈包的粽子,那是端午节最好的礼物。

过节前几天,妈妈就开始张罗端午的吃喝了。首先得把米泡上,一般用的是黍子米,老家也称“黄米”。从袋子里挖出20来斤米,洗过几遍,然后用凉开水泡上,再把浆米罐里的酸浆倒出一部分来加进去,盖好盖子让“浆”着。

这个时候,街上早就开始叫卖粽叶,妈妈就让我和弟弟去买粽叶。粽叶长相就像竹叶,呈长等腰三角形状,最长的粽叶有二尺长,当然也有相对短的。记得我上初一那年的第二学期,准格尔旗榆树湾街上的粽叶卖脱销了,怎么办呢?没有粽叶只能吃凉糕了!这时父亲告诉我,榆树湾水泥厂西北火石山上有粽叶。我带着弟弟赶紧去火石山撇了一堆,心里想的是又能吃上妈妈包的粽子了!

妈妈包粽子的手艺那是没得说。先拿一条大一点的粽叶卷成锥状,然后用窄一点的叶子互相交叉压着往开展空间,妈妈先往里放一颗泡好的红枣,再抓一把浆好的米,再放几颗果干,再抓一把米,反复几次,粽叶围成的空间被浆米和果干装满了,也就能收尾了。

图片

只见妈妈把最开始用的那片粽叶的中间部分窝回来,用苇叶条打十字就把粽子给系结实了。妈妈包的粽子呈四棱状,上面是尖的,底部呈三角形。粽子一个个大小均匀,尤其是粽叶相互交叉,形成了非常漂亮的几何图案。

粽子包好后,妈妈往锅里添了多半锅水,把盆里包好的粽子分几次倒入锅中,加上火就开始煮粽子。随着温度的升高,家里弥漫着粽叶、干果和浆米混合在一起的香味。这种香味不时地“袭击”着我的味蕾和嗅觉,让我欲罢不能。

端午中午的榆树湾老街上,到处弥漫着煮粽子的香味。粽子煮好后,妈妈捞出来晾一阵,然后就给我和弟弟剥粽子。剥去粽叶的粽子个个形状整齐,晶莹剔透,香味扑鼻,既有视觉上的享受,更满足了味觉上的需求。真香啊!我永远忘不了那粽子的味道,那也是妈妈的味道。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