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雄山行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许燕梅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08日09:37   记者:李志斌

春天,总会让人对大自然充满无限遐想。春天郊外春光旖旎,明媚而绚丽的景色吸引着城里人的目光。此时,有的是一家人,有的是朋友结伴,在春天里近距离去亲近大自然。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早上,妻子突然对我说,去荫城镇雄山踏青吧?她这么一说,突然触动了我。我接上话说,好啊!我老家山西省长治市荫城古镇,坐落于雄山脚下,明清时期是北方铁器商业重镇,也是古代文化名镇。

我们换好运动服,背上挎包,我把刚买回来没来得及看的汪曾祺先生的散文《人间草木》塞进了挎包。车行驶在公路上,放眼望去,两边翠柳郁郁葱葱,柳树晃动着婀娜多姿的身体像似朝我们打招呼,它们又像似排列整齐的队伍给我们送行,枝头的喜鹊在树上翻飞像春天跳动的音符。

车行驶三十多公里,我们便到了荫城镇雄山脚下。伴随着和熙的春风,我们闻到了飘来的花香,放眼望去整个雄山已是绿草茵茵、花团锦簇,仿佛还能听到小草拔节、花朵呢喃的声音,好一幅春日美景。我们沿着山路往上爬行,看着山路两旁小草努力向上生长着,树上含苞待放的花蕾像一个个攥紧的小拳头向春天发力。草丛中,花枝上飞舞的蝴蝶一双双戏耍着。远处从田间传来庄稼人悠闲的歌声。

在花花草草的簇拥下,我们登到了雄山半山腰一农户家门口,原来这里是一个自然村,名叫圣井背,现在只剩一户人家守在这里。这个村因一口千老井得名,井水清澈甘甜,古代文人墨客常来此取水。后取名曰:圣井。当时雄山书院就建在此,文人墨客取圣井水煮茶、丹青、赋诗。现如今,村里还留有许多断壁残垣的古建筑,在一户坍塌的院落门楼上,我看到门匾上写着“义路礼门”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由此不难看出,主人是一位文人雅士。看着松林之中历史感厚重的村庄,听着雄山松涛和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让我有了几分春的醉意。

近年来,来雄山寻觅“雄山书院”的文人,学者一波接一波,他们想从历史的痕迹中找到“雄山书院”的蛛丝马迹,他们总是失望而归。现在唯一留给世人的就是李遹的《雄山书院记》拓片和《潞安府志》记载。《潞安府志》记载:长治荫城,居民皆姓李,唐韩王之后。金代时,家族中的李植治家有方,成为上党地区首富。到元代至元年间传至李惟馨之父李贵时,家族忠厚诗书继世、耕读传家。李惟馨熏陶于家诗书而礼乐,发奋读书,专意经史翰墨。到北宋靖康年间,又于雄山山麓创办了秋谷书院,李惟馨曾在此就读,荫城成为上党地区文化兴盛较早的地区。至元四年(1338年),不法之徒与贪官污吏勾结,书院被侵占。至正十三年(1353年)李惟馨博得军中治书侍御史的同情支持于七月动工重建书院,次年三月竣工。分管教育的礼部上书王致道为其题写了“雄山书院”匾额。从此,雄山书院创立。

游走在雄山松林与花海之中,感悟着先人们创建书院时的艰辛,他们发奋读书传承历史文明的功绩已隽刻在历史长河之中,我对他们立刻肃然起敬。我拿出携带的《人间草木》一书,打开书品读着汪曾祺先生的散文,在氤氲着草木花香的雄山中读一段文字,享受着大自然无私的馈赠,身心是感觉十分惬意。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