唆溜上一碗准格尔本地粉条,美了!

来源:准格尔旗发布  编辑:许燕梅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0日09:45   记者:刘浩

清早,村里的主妇们就忙乱开了,把秋天自家澄[dèng]的山野粉早早地就拾掇在炕上准备着了。天气冷,山野粉得化一化,不然和面易结块,用两个大号搪瓷面盆,把山野粉堆得满满当当放在案板上醒着。

图片

图片

吃了早饭,洗了匙碗,安顿好棚圈里的牲口,叫上左邻右舍茶饭做的好的女人们一起来帮忙,等到人们一聚齐就各自熟练地忙碌开了。压粉条是个细致的技术活儿,这些驾轻就熟的女人们做起营生来麻溜顺手,烧火的、锅头添水的、挖粉子、和粉面的,做起吃吃喝喝的手法娴熟老练。

图片

把烧开的水用瓢舀浇在一个小盆里的粉面上,加入明矾,飞快地搅拌成一个软面团后,转移到面案上面,和着生粉开始揉,眼看着白白的粉变成了一大团发青的面,在巧妇们的手里又变成一个个擀面杖粗细,尺把长的粉团剂子,接着就等着上饸饹压粉条了。

图片

压粉条的饸饹床,最早是木头做的,咯咯吱吱,响得人浑身难受,但这种老式的饸饹床却成为村里人的标配,也成为村里人一代又一代的“传家宝”,而且吃莜面、压粉条都少不了它。现在很多人家换成不锈钢的饸饹床,四条腿和压面杆最粗,压面杆中间接着一个带红铜篦[bì]子的圆漏桶,别看这个家伙笨拙,但能压出宽窄方圆好多种不同的粉条,村里的很多人过年都靠这个“饸饹床”吃粉条呢。

图片

粉团剂子成型,在滚烫的开水锅上面架好了饸饹床,力气大的站在炉灶前,双手握着饸饹床杆子向下均匀用力,一根根光滑的粉条从饸饹床底座的眼儿里慢悠悠“钻”了出来。分分钟,白色的粉芡蛋子,摇身一变就成了光溜溜的粉条了。

图片

压粉条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粉面和的软了一下锅不成形,煮成一锅浆糊就不好看了。粉面和的硬了,白矾大了吃起来口感不好还苦,而且趴在饸饹上撅死人也压不动,白矾小了粉条不筋道,一下锅粉条断。这些经验,可不是言传身教就能学会的,都是女人们经过长期的熟稔[rěn]自行掌握的。没个三下俩下的女人一般不敢揽这个营生,要不,得让主家人“说道”一正月。

图片

这边力气大的人压着饸饹,另一个人站在旁边捞粉过凉水,一坨子一坨子的粉条子就被端在凉房沥水去了。

现煮出来的粉条子爽滑劲道,调上自家胡麻油炝的扎蒙,咸盐醋蒜小葱花,唆溜上一碗,农村最地道的吃法才能吃出粉条最本真的味道。

过年期间,亲戚来了,给他们炒上、烩上、凉拌上,包包子、熬粉汤、涮锅子,好像哪也离不开这粉条。对于准格尔人来说, 粉条看似平淡,虽算不得主食,但却是家家户户都少不了的,而且不管和什么搭配,粉条都不会改变它质朴的本性,在满桌精致的菜肴面前,总能勾起一缕乡愁,绵绵长长……

图片

从种山野开始,人们就为一年的吃吃喝喝做足打算,澄好的山野粉经过晒、打、筛、压等工序,村里人小心的把山野粉面放起来留着过年过节压粉条。一人烧水、一人和粉面、一人压饸饹,粉条为平凡无奇的生活赋予了新的含义:“热气腾腾、长长久久、顺顺溜溜。”

图片

村里的吃喝做的一点儿也不含糊,绝对的本地原材料,绿色纯手工。相比城里为了图省事买现成的吃喝来说,村里做个吃喝是相当讲究的,虽然累点但乐此不疲。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