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都要好好过年!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许燕梅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9日10:29   记者:吴檳廷

图片

“百节年为首。春节,即农历新年 ,是一年之岁首 、传统意义上的年节 。春节的起源蕴含着深邃的文化内涵,在传承发展中承载了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这段话是百度百科对于“过年”的释义。

大多数人不会去查阅“过年”这个词条,因为它就像吃饭睡觉一样,似乎本能的根植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记忆。物质生活发展到相对富足的今天,盛宴、新衣、礼物这些曾经占据我们过年“半壁江山”的东西,如今似乎不那么特殊了。当那一颗大白兔奶糖不需要等到过年才能品尝,当那一套挂在衣柜里日日要拿出来欣赏的新衣不需要等到过年才能穿上,当有层出不穷的节日可以拿来营销,当漂泊的家人不需要经历漫长的交通才能团聚,当曾经需要延迟满足的一切如今变得即时可得,那么留给过年的快乐还有多少?今天,我们来聊聊当下的年轻人对过年的态度和看法,以及在过年中的喜与忧。

喜的是,首先,过年有假期。时间从古至今是宝贵的东西,如今显得格外是,它代表着节奏和效率。当“996”“5+2”“白加黑”等工作制蚕食着“打工人”的生活,假期便成为了芸芸“打工人”最难得的满足。没有叫醒你的闹钟,没有第一时间要完成的群公告,没有改了又改甲方仍不满意的方案,没有加班,工作勿扰,身心舒畅成为打工人的一大乐事。

其次,过年有“特赦”。“大过年的”与“来都来了”“都不容易”合称中国式三大宽容模板。当怂人遇上酒胆子壮了,当孩子过上年翅膀硬了。孩子这个群体可以说是过年最大的受益方了。每逢过年,手机ipad不限时,作业补习按下暂停键,收压岁钱的喜悦完全可以抵消被问成绩的苦恼,即使捣蛋闯祸,一句“大过年的”也能成为熊孩子的“保护伞”,对于孩子来说过年总是件快乐的事。

再次,过年有团聚。“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当你不能衣锦还乡时,还有一首《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献给你,可见,团聚就是过年的终极奥义。万家灯火、天伦之乐听起来就是如此美好。在我们的文化里,我们从小被教育“百善孝为先”,亲情是最根本的也是最终的情感。亲情、爱情、友情之中,亲情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根本情感。随着成长,我们遇到友情、爱情,但人们又把友情赞美成“胜似手足”,把爱情通过婚姻变成亲情,于是,友情和爱情升华的终点似乎也成为了“亲情”。我们不去讨论这样的认知还能否给予我们人生更多的支持,但它的价值必然合情且合理。我们活在现实中,我们就是需要爱与被爱。即使科技进步,一个视频通话可以连接南北半球,一个航班可以“咻”地一下见到曾经需要翻山越岭去见的人。但社交工具和交通工具能缩短的只是空间距离,我们还是要在一起,要“物理接触”地在一起才叫团聚。所以回家过年,团聚是喜。

但也有忧,这些“忧”也是年轻人每年都要“吐槽”的。

首先,过年比上班辛苦。虽然叫醒你的不再是闹钟,但肯定是“迎财神”的噼里啪啦。对于很多人而言,过的不是年而是劳动节。每逢过年,生活模式就调节成了做饭、洗碗、做饭、洗碗、做饭、洗碗的循环模式,加之过年还要吃得丰盛,中间再穿插几波拜年的亲戚,过年犹如打仗,有怨气大过年的也不好发作,所以,过年不仅劳累,而且心累。

其次,过年要“割肉”。当你上有老下有小时,你才读懂了“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你孩子能收到压岁钱是因为他的孩子收到了你的压岁钱;你父母收到了孝敬是因为你也置换出了同样的关爱。不仅礼尚往来的人情钱要花,置办年货也要花钱。跑了近二十万公里的车子是不是过年可以退休了?给父母相中的按摩椅过年特价是不是要搬回家?购物车里的贵妇面霜再不“剁手”新的鱼尾纹好像也着急来贺岁?哪一样不得让我们投身消费主义的“陷阱”?狂欢过后,等着你的是“余额不足”。

再次,过年易患焦虑综合症。聚会和攀比是对双生花,“二姨家的弟弟带着准新娘回来了”“三姑家的妹妹期末考年级前三”“他家添了新丁”……没有对比没有伤害,可过年不就是好消息分享点评大会吗?如何在过年聚会时做好倾听者点赞者是每一个没有好事值得分享的“小透明”该具备的自我修养。比“小透明”更加可怜的是家族里的“后进生”,他们三十几岁还不结婚,他们只顾享受二人世界不愿意生孩子,他们不求进取安于现状,他们甚至被当作反面教材告诫后辈珍惜时间。其实这些“催促”本质是对于时间的焦虑和恐惧。人们害怕衰老、错失,害怕在适当的年纪没有取得该有的成就或者没有升级到相应的关卡。在这个效率极高的时代,我们很难置身事外,不焦虑时间,活得潇洒。我们害怕自己人生的进度条像手机的电池,电量不足但重要的事情还未完成。过年是一种计时方式,我们用365天作为一个周期,在过年这一天在朋友圈或内心立下新的“flag”、许下新的愿望,又在过年这一天盘点目标清单完成几何。大家用“过年”这种标记时间的方式集聚一堂,也凑成了一场盛大的焦虑聚会。

那么,现在你觉得过年快乐多还是烦恼多?当你犹豫时,不妨想象一下失去它,你是否愿意?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似乎要让失去“过年”的假设题变为大家真正面对的现实问题。为了疫情防控,全国大部分省市提倡“就地过年”。央视做了一个调查,参与人数5000人,其中有33%的人决定还是要回家过年;有55%的人为疫情防控需要理性选择“就地过年”;剩下的表示还在犹豫。很显然,如果没有疫情,回家过年还是压倒性的胜利,显然我们不愿意失去它。如果把生活的循环比作一条项链,过年就是项链的吊坠,以其为首以其为尾,串联起颗颗平淡的日子,而吊坠总是最大最闪的那一颗。即使有烦恼的时候,过年仍然是平淡生活中最有仪式感的日子,所以我们不管在哪都要好好过年!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