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米就酒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许燕梅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7日09:32   记者:陈少浩

父亲以前是滴酒不沾的。自从年轻的母亲过世以后。他一个人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日子过得很是清苦,开始喜欢上了酒。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工资不高,所以他一般是买最便宜的那种酒喝。我记得他喜欢喝石湾米酒、竹叶青等,偶尔也喝喝家乡的名酒梅鹿液。

父亲一般是独酌。不独酌也不行,我们这些小孩子自然是不喝酒的,不能陪他。当然,年少的我有时候也好奇,父亲杯里的那些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他这么喜欢喝,天天喝,肯定很美味。有一次,我趁父亲不注意,背着他偷偷的喝了一小口,顿觉一串火苗从喉咙流淌到胃里。辣!太辣了!味道还出奇的难闻。我忙喝了两碗汤下去,才觉得舒服多了。年少的我以为,花钱买酒喝不是花钱买罪受么?父亲生活俭朴。很少为自己买衣服。记忆中父亲的那几条裤子,常常成为邻里嘲笑的对象。屁股的那个地方缝缝补补了一圈又一圈,像极了枪靶子。然而我们兄妹几个却穿的挺好,起码那些衣服都没有缝补过。

除了在酒上花点钱,父亲在生活上简直是有些无欲无求了。几个小菜炒完,父亲和我们几个孩子就围坐在一张小圆桌边,开始一天辛苦过后的简单晚餐。这时父亲就从后裤袋抽出了一瓶酒,用牙撬开瓶盖,把那些液体抖进了他的杯中。又从衣袋里拿出用旧报纸包成锥体的一包东西。打开,一颗颗香喷喷的花生米赫然在目。这时,父亲就会露出一天中最难得一见的欢颜。每一粒花生米都像很宝贵的东西似的。他数着吃,细细嚼,吃得那么悠哉游哉。当那液体和嚼碎了的花生米汇合在一起的时候,父亲觉得人生最大的满足与快乐也不过如此了。

买来的花生米有一种奇香,估计是放在砂锅里用河沙、八角、香草反复翻炒而成。父亲也常常自己炸花生米吃,首先,给锅中加入食用油烧开,再将花生米放入锅中转小火慢炸,等锅中开始冒泡时开始翻炒,炸至花生米皮即将爆开就可以关火。然后让花生米在余温下继续炸一分钟后捞出。 均匀撒上一勺盐,翻拌一下,父亲最喜食的炸花生米便能端上桌了。

我们常常忍不住伸过手去拿一些吃。越吃越口香,越吃越想要。父亲这时就象孔乙己似的,用手罩住了那碟花生米。一边说,不要吃了,吃多了上火,要饮凉茶。于是我们就很自觉地,把手缩回去,做个乖孩子。那是一定的,父亲两杯酒喝完了的时候,也正是花生米一粒不剩的时候。可见父亲的花生米是就着酒喝的,要不然酒还没喝完,花生米早吃光,那多没瘾。有一次,碟子上还剩最后一颗花生米,父亲夹起来的时候不慎滑落地上,不知踪迹。但是父亲的杯中还有一小口酒, 于是父亲就放下筷子,撅起屁股,在小圆桌下面团团转去寻找那颗落地的花生米。看到此情形我们都笑了。终于找到的时候,父亲也直起腰来,咧嘴笑了。“花生就酒,越饮越有。”这是父亲老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父亲一生清贫。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够看着我们几个孩子长大成人,品行端正。我不知道“越饮越有”的“有”在他心里代表着什么。但我想,应该是代表一种快乐的时光吧。如今,我已早为人父,深知生活的不易,也终于读懂了父亲。只要你的心是大的,心中有爱,苦也是一种乐,苦中作乐的人生态度令人钦佩,不是么?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