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河大峡谷 与美景撞个满怀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包雪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8日16:31  

黄河,从远古奔腾至今,浩荡飞流千万里,其势不衰。

七月流火,准格尔,惠风和畅,天朗气清。

写意黄河大峡谷 曹谊绘

沿一条山路蜿蜒行进,过一处弯,换一幅景,车窗外景不重样。正是初秋时节,乘一缕微风来到准格尔黄河大峡谷,于沟壑纵横间感受厚重大地,在天蓝水秀处赏峡谷风光。

千沟万壑,寂静悄然。沿途所见,流水、山石、草木、小径,连贯着万古前的记忆,有诉不尽的故事;农家屋舍隐于丘壑之间,有晋陕风格,古色古香;各类草木遍布四野,不知名的野花也开得正艳,心旷神怡。于喧嚣城市中走脱,寻得一处山明水秀之地,恣意放歌之所,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虽还未见到黄河大峡谷真颜,却早已身心舒泰。

车行半路,驻足一刻。一条石板路延伸远处,游客三五成群沿路而去,只听得悬崖峭壁处,隐约有水流奔腾回响之声,心中期待更甚,黄河大峡谷就在眼前。

放眼大峡谷,百米陡崖刀切斧断,地壳猝然下沉,将延绵的黄土高原与鄂尔多斯高原隔在两岸。

走上近前,豁然开朗。极目环眺,不禁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感叹。短短几百米河段之中,黄河竟急促地转了两个“U”形弯,天成一个“S”弯,太阴太阳两点突出,形似太极,内蕴乾坤,原来,这里就是太极湾了。

观景台上看不过瘾,于草石密布间探得一条小路,徒步攀行至更高处,登高临远,又是另外一番景致。遍看曲折河谷,心中不禁犹疑起来:黄河奔流至此,水劈斧刻出绝壁千仞的大峡谷,却不知是何缘由,急迴直转,似神来一笔,勾画出太极两仪的形貌,只留给一众来访者无限遐想。

跳下山来,缘路前行。飞流之声、山虫之声、鸟鸣之声,愈发清晰。车行半刻,一座石寨——崔家寨闯入眼帘,此行的落脚点到了。崔家寨坐落在包子塔上,四面临水,一线通陆,因万家寨水利枢纽截流蓄水,崔家寨脚下的黄河一年中多数时间绿水如碧,不管是否知晓其中缘由,也不管游客是第一次前来还是已经来了数次,都要啧啧称奇一番才肯罢休。

走进崔家寨,脚触石板地面,手抚石寨青墙,100多年前的旧事仿佛就在眼前。再看石桌、石凳、石磨盘等石制家具陈列有序,油坊、醋酱坊、碾磨坊、木匠铺、铁匠铺等作坊齐备完善,小石寨俨然一个小社会,不知不觉竟产生身在“桃花源”的错觉。耳闻滔滔黄河撩拨秋韵,任由初秋微风荡漾胸怀,天与人相合一,意与神互交融,诗情直冲碧霄,忍不住想吟诗一番。

山河宜人自不必说,黄河大峡谷景区的娱乐设施也堪称一绝。玻璃吊桥、悬崖秋千,还有正在修建的玻璃滑道,可以想象,游客体验后一定是两腿战战、欲罢不能,身心都是一大享受。

来黄河大峡谷,怎能不去滔滔大河之上一览河山美景?坐缆车缓慢挪移到峡谷底部平缓处,高差几十米,令人目眩神移。来到四份子码头,乘上快艇,机器轰鸣声中,水流声已经模糊不可闻,近来多时秋雨,往日碧波已呈浆黄,浪遏飞舟间,一道道水波由船体扩散到两侧峡谷,一众人仿佛与黄河融为一体了。

不久前登临高处赏大峡谷、太极湾,是一番滋味,如今置身其中,景色却大不相同。只见包子塔上巨石林立,山崖陡峭,山路蜿蜒于山脊之上,惊险奇雄,置身峡谷之中,黄河两侧绝壁峭立,沟壑汇聚,葱茏苍翠,山岚氤氲。豹子回头、古士面壁、金榜题名等景观各有千秋,结合其口口相传下来的故事,山石、绝壁竟活灵活现起来。置身长河环抱,两侧群山连缀,照山青、靠山稳,山水交融,天蓝如洗,人与长河、群山、沟壑,已然一体。

夜晚,住进黄河大峡谷的嵌入式覆土窑洞,土窑洞穿上现代外衣,设施家具齐全。炕虽然已经不是儿时住过的火炕,可当四仰八叉躺在上面,却依然踏实、温暖。窑洞临河,左右都是峭壁,夜半出来,凭栏听涛,长河滚滚,流进心里,群山铮铮,融入骨中。

在黄河大峡谷,风与水与土中夹杂着时间碎片,不经意间便神游了大河几千年。黄河流经鄂尔多斯,孕育出一方水土,而对准格尔旗,更是一往情深,在给黄土地留下了深深刻印的同时,也为准格尔人斧凿出宽广的胸怀,并时刻激励着准格尔人,历久弥新,生生不息。

(作者:王顺 常娜 贺龙)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