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警察的三段情缘

来源: 平安鄂尔多斯  编辑:包雪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5日10:16  

2021年1月10日是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这是一份属于每个人民警察的节日,这是一份无比崇尚的荣誉,这是一份前所未有的激励。匆匆写下自己与警察的故事,送给每一个战斗在一线的人民警察。

图片

初识警察是从一张照片开始的,照片里一个浓眉大眼的男人身着八十年代的军绿色警服,怀里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小女孩开心地笑着,这个女孩就是我,那个警察是我的爸爸。

我出生不到三个月爸爸就被单位派去上学了,一走就是三年,据妈妈说,我学说话时就是指着照片里的“警察”学会了“爸爸”这个词。小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惩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只知道我的爸爸和别人的爸爸不一样,不能每天回家,经常的值班、加班;再大一点,我喜欢听爸爸给我讲他自己的故事:从17岁穿着七十年代的白色警服,怀揣儿时“大盖帽”的梦想和一把手枪,骑着马来到一个没有派出所的乡镇干了8年乡里唯一的“特派员”,到刑警队、派出所、内保股......这些警察演绎的故事是我童年听到的最美的“童话故事”。

图片

直到前几天的一个晚上,爸爸抱着小小的手机坐在沙发上看第四届“致敬——公安楷模”,我才发现这个从警40年仍“战斗”在一线的“老警察”,早已没有当年照片里的帅气、威武,但他面对小小屏幕里那些不知名的战友还是那么专注,甚至时不时眼里还闪烁着泪花,我想他心中对人民警察这个职业的热爱早已远远超过40年前,他用40年的青春普写了一名人民警察的从警“初心”。

这是我与警察的第一段情缘——父女之缘。

图片

在父亲的影响下,也就有了我与警察的第二段情缘——我的从警之路。2008年,23岁的我从警校毕业后,成了爸爸的战友——人民警察。当穿上警服的那一刻,我深深的爱上了这身藏蓝色,坚定地告诉自己:我的青春将属于这藏蓝色,属于人民警察的职责与使命。

从警的第一站,我成为一名光荣的刑警。虽然作为女同志,我只是刑侦内勤,生活里没有轰轰烈烈抓捕罪犯的场面,没有形形色色的犯罪现场,没有厚厚薄薄短短长长的案卷......但战友们用我提供的研判信息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来时,总会向我竖起大姆指;每起刑事案件都被我认真地统计上报,十多年来从没有出现差错;战友们无论加班到几点,我都忘不了为他们搞好后勤工作;看到他们的情绪、心理状态不佳,我自学考心理咨询师,为他们解开“心结”......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组成了我12年的刑侦内勤工作。

图片

去年,因工作需要,我来到小镇上的派出所,成为所里唯一的户籍民警。每天微笑地面对每一个来办业务的群众,老乡们总说我不像个警察,一点儿脾气也没有,听到这话,我笑着:“你们是人民啊,我小朱是你们的服务员,怎么可以有脾气?”

图片

从警的日子没有什么立功授奖,但每当看到头顶熠熠生辉的警徽,我知道那光芒里有一道是属于我的,属于我藏蓝色的青春。也是在这藏蓝色的警营里结下了我与警察的第三段情缘——警嫂。

在警营我认识了我的爱人,他是一名从事交通事故处理工作的交通警察。13年来,值班、勘查现场、加班成为生活的常态,被他戏称为生活的三步曲,正是这三步曲占用了我们这个小家庭太多的团聚时间。但作为既是警察又是警嫂的我知道:哪一个警察家庭不是这样?更何况我们这样的双警家庭。我“独创”了作为双警家庭的幸福理论“在有限的时间里,创造无限的幸福”,竭尽所能地照顾着两个孩子和老人,在每一次短暂的团聚里,放下一切不开心,享受在一起的幸福。我的幸福理论支撑我们彼此走过的12年并肩“战斗”的日子,演绎着我们并肩战斗的幸福。2018年,我们的小家庭分别被自治区、市、旗妇联评为“最美家庭”。

图片

与警察的情缘,始于我生命的伊始,伴随着我的成长,演绎了我的青春,已融入我的生命。父亲、我和爱人都是公安战线上最普通的一员,但我坚信:我们会在最平凡的岗位绽放出属于新时代人民警察独有的异彩。

(乌审旗公安局 朱琳)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