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德向善 与好人同行】“提灯女神” 守护生命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李美莹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9日11:07   记者:张丽兰 刘蕾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突然袭来,大路医院作为准旗定点救治医院,反应迅速,第一时间组建发热门诊医护人员团队。被抽调的医护人员们,有的刚及弱冠,有的正当壮年。他们同舟共济,力克时艰。

1月26日,也就是农历正月初二,这天,大路医院召开紧急会议,通报了新型肺炎的防控形势,提出立即成立发热门诊,组织医务力量严阵以待。新型肺炎?这不还远在武汉吗?怎么说来就来了?就在大家一片疑问之时,大路医院已被指定为准旗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需要立刻开展隔离疑似病区筹建工作。隔离病区就设置在医院儿科、内科病区,按照有关要求,病区要进行大改造……仅仅4天时间,隔离病区就开始正常运转。但随着撤儿科,成立隔离病区,医院综合考虑打乱原来护士所在科室,一盘棋调动人员。李爱欣一直是儿科的护士长,这时她被委以隔离病区护士长的重任。

隔离病区,是直面具有新冠肺炎疑似症状患者的最前沿。隔离衣、帽子、N95口罩、两层手套、鞋套、防护服外加一副护目镜,这是疫情下隔离病区白衣战士每天全副武装的真实写照。

说起转战到医院隔离病区时,第一次长时间穿防护服的感受,李爱欣仍然记忆犹新。“穿防护服、戴护目镜,这种装束我们平时是不用的。鉴于防护的必要,帽带、眼带、衣带都勒得很紧,体温不易散出,呼吸都需要大口喘气,用不了多久浑身就是汗水,感觉隔离服里的汗水一直在流,冰凉冰凉的,护目镜常常一层雾气,工作起来十分不便。”

防护服是战衣,也是“盔甲”。由于物资紧缺,全院当时一共就有40多套防护服,防护服成了她们的“奢侈品”。为了节省防护服,在进入工作岗位前,大家都尽量少吃东西,少喝水,还要穿上尿不湿。工作期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整整8个小时一班,等迈出病房时已是汗流浃背、精疲力尽。取下护目镜,脸上全是深深的印记。

疫情期间,隔离病区接诊是极其考验人的。焦虑是病区患者普遍的情绪,不配合检查、无法理解疫情下的政策的其实也不在少数。被转到隔离病区的患者,面对的是隔离和更多的检查,因此常会有患者因不配合检查或因CT报告疑似病毒感染而大喊大闹,但种种的责难并没有使医护人员退缩。

回忆起第一次收治疑似症状患者的情景时,李爱欣仍心有余悸。2月7日早上九点多钟,她们迎来了两位发热病人,是一对母子。危险首次临近,大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随之而来的却是患者的不配合,母子俩入院后焦虑、紧张,情绪非常不好,冲着护士大喊大叫。李爱欣和同事们耐心地安慰开导,针对他们现有的症状进行专业指导及心理护理,他们的情绪才稍有缓解。随着心理疏导的跟进,患者的精神状态慢慢地好了起来,开始配合医生的治疗,病情也日渐好转,每次见到李爱欣都会主动打招呼,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和信任。患者被排除感染出院时,还主动和李爱欣她们合影。从疫情开始,大路医院共收治留观发热疑似患者9人。

按隔离病区接诊流程,凡是前来就诊的发热病人不允许家人陪同。所以从隔离病区医生开单检验排查开始,每一位患者的接诊、检查、留观,都需要医护人员全程陪同。疫情期间,发热留观病房收治的都是在门诊诊治有疑似症状的患者,与重症抢救相比,虽然没有惊心动魄的生死一线,但护理工作也并不简单,琐碎而繁杂的事情很多。李爱欣和其他同事们,每天要为患者提供“一站式服务”,测量生命体征、采集信息、和大夫沟通并正确执行医嘱……除了常见的医疗服务外,还要负责病房的消毒和防护。身为护士,在没有护工和家属的隔离区的情况下,她更要顾及到患者生活起居,安抚患者的情绪。尽管很忙很累,但每次穿上雪白的护士服,李爱欣的心中便充满责任感。“守护患者的生命是我们的使命,当看到病人们康复出院,听到他们说谢谢时,我觉得很有成就感,这是对我们细致耐心专业护理的认可。”李爱欣说。

100多个日日夜夜,为了生命,向“逆”而行,为病人照亮向生之路。防护服下看不清的面孔,是最美的“女神”。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