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一线中坚守裁缝技艺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马慧博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3日10:04   记者:郭彩梅

“哒哒哒、哒哒哒”……

在东胜区乌审东街与沃热南路交汇处,一个门牌略显陈旧的裁缝店里,缝纫机在唱着歌,赵美清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一件深蓝底上白花相间的改良旗袍在她的手里翩跹舞动,一会儿的功夫已成半成品。

眼前的店铺面积很小,仅有八九平方米,陈设尤其简单,一台电动式缝纫机、一台锁边机、一台蒸汽熨斗、一张长方形工作台和一台具有年代感的上海牌缝纫机,占据了店铺的大半空间。一边的墙上挂着几个大小不一的袋子,里面盛着各种工具和纽扣、拉链等零碎配件。工作台上的剪刀、软尺、直尺等经过岁月打磨的老物件和这间店面一样,朴实中甚至透着一些“土气”,正是这些物件陪伴赵美清度过了悠长的裁缝时光。

“这台上海牌缝纫机不仅是当年结婚时最有面儿的家当,还是我干裁缝50多年来的见证。尽管后来几次更换缝纫机,但这台我一直都没舍得丢弃,当宝贝一样珍藏着它。”从这台毫不起眼的老式缝纫机说起,赵美清打开了话匣子。

1955年,她出生在山西忻州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母亲就是一个裁缝,绝活手艺是“吊”皮袄,村里大大小小的皮袄专程找上门让母亲制作。为了给母亲减轻负担,小小年纪的她便会站在母亲身旁搭把手,时间久了,一些简单的技艺已掌握在手,为日后真正做裁缝打下了基础。

18岁时,赵美清随自家亲戚到包头萨拉齐学裁缝。画、裁、剪、缝……经过一整套系统的学习后,无论是褂子,还是裤子,抑或衬衣,她不仅可以自己独立完成,且做出来的衣服款式广受好评。针脚线迹,褶、裥、门襟、口袋的定型等,都体现着一个手工裁缝的细腻。一寸多少针,每一处地方都不含糊,一针一线都体现出手艺人的认真和本分。

1975年,20岁的赵美清与丈夫在萨拉齐安了家,那台上海牌缝纫机不仅是结婚时最值钱的家当,也是一个裁缝的“招牌”。婚后,赵美清在自家开起了裁缝铺,当时人们穿衣服的式样和颜色不但单调,也比较破旧,一年能做一身衣服的人家就是非常不错的家庭。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老百姓穿衣服的春天也随之到来。“绿蓝黑灰”的帷幕落下,一种被称为“料子”的化纤纺织品“的确良”风靡一时。“的确良”面料光滑,不易起皱,多用来制作衬衫和连衣裙。手艺精湛的赵美清用一块块“的确良”裁剪缝制出一件件漂亮别致的衬衫、裙子,在当时那个年代颇为洋气和时髦。

2005年,赵美清随着二儿子一家搬迁至鄂尔多斯。闲不住的她重拾老本行,再次干起了裁缝行当。这个时候,随着时代的发展,批量生产的衣服多了起来,样式也层出不穷,加上网购的便捷与方便,裁缝店随之慢慢没落,找她做衣服的客户越来越少,想要做衣服的顾客也多半是一些老年人。

面对这样的窘境,赵美清及时调整了裁缝店的经营模式,多以承接一些改衣服的轻便活,比如裁裤边、订校服、染色、织补等等。“不光是做衣服的越来越少,还在坚守这门手艺的人同样也越来越少,我曾经带出去的一些徒弟也纷纷转了行,还在做的人寥寥无几。”赵美清无奈地说。

聊天间,赵美清的一个老客户拿着一件老式羊羔皮皮衣匆忙赶了过来,希望赵美清帮忙做成一件皮马甲。据顾客讲,这是从多年前的一件皮衣上拆卸下来的纯正羊羔皮,扔了觉得可惜,干脆就请手艺好的裁缝给重新改一下。只见赵美清利索地用软尺在顾客脖子、胸围、腰部等处轻轻一揽,接口处,伸入食指留出些许空隙,又稍稍往外一滑,随后把软尺上的数据记录了下来。测量尺寸时,她还不忘向顾客介绍怎么个改法,怎么个裁剪法,皮面上选什么质地的料子比较合适。“我们现在就怕赵师傅有一天不干了,到时候不知道该去哪找手艺这么好的师傅了。”这位顾客笑着说,赵美清不仅活儿做得细致,价格也公道。比如裁裤边的活,她依旧还是收8元的老价格。

“裁缝在这个年代不再是昔日的‘香饽饽’,年轻人也不会来学这门手艺。我现在已经67岁啦,虽说现在眼睛还好,但在缝纫机上盯得时间久了,也会脊椎疼痛,所以找上门的一些难活儿干脆就不接了。我也不图赚多少钱,只想一直守着这间店,给街坊邻居们提供一些方便,更希望能遇到个有缘人,把这门手艺传下去。”干了大半辈子裁缝,赵美清的言语间,有着自己的一份执着和坚守。

时代在变,观念在变,服饰的色彩、质地、款式以及制作与购买方式也在改变。透过赵美清的一段裁缝时光,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不断发展、创新、开放的社会。但是,属于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不会变。又有顾客找上门,赵美清开始进入忙碌的时光,那台缝纫机又开始“哒哒哒、哒哒哒”地响起来了。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