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秋节 他们这样过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都市版  编辑:金嘉惠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7日09:46  

又一个中秋节并着国庆假期悄然而至,对于整天为了生活和工作而忙碌的人们,他们最想怎样过这个节日呢?就此,记者采访了两位来自不同行业的市民,听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

郝女娃:“亲手做月饼,味儿香意更浓”

郝女娃和爱人配合默契

月饼寄托着祝福,也承载了人们对美食的传承。随着中秋节的临近,郝女娃和爱人又开始忙着做月饼了。“如今,市面上的月饼种类各式各样,但家里人还是喜欢吃我做的月饼,因为有儿时的味道。”郝女娃说,月饼象征着团圆、美满、亲情,而一家人一起动手制作月饼的过程,恰恰就是家庭成员彼此增进感情、凝聚亲情力的美好时刻。

走进郝女娃的家里,胡麻油混合着五仁馅的香味儿扑鼻而来,郝女娃和爱人不亦乐乎地忙着各自手里的活儿。郝女娃把和好的面揪成一个个小面团后再擀开,包上一大勺五仁馅,然后放在模具里用手压平。爱人在一旁将脱模的月饼刷上胡麻油、点上小红点放进烤箱。分工明确、配合更默契,因为,这个活儿,他们配合了30多年。

今年50岁的郝女娃是准旗暖水人,如今久居东胜。每逢传统佳节,她都要制作月饼,一天二三十斤白面和下来,腰酸胳膊疼。在郝女娃看来,虽然很累,但是很享受这个过程。“兄弟姐妹都来帮忙,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气氛特别祥和。”在郝女娃的记忆中,做月饼也是大家在一起最快乐的日子,既分工又合作,过节的氛围就出来了,家人的感情也得到凝聚和升华,这才是传统节日应该有的样子。

对于儿时的郝女娃而言,她是看着母亲做月饼长大的,那时候的月饼是用白面掺杂着玉米面做成的,油也没有现在放得多,但是吃起来别提有多香了,每次都吃不够。等成家有了儿女以后,郝女娃便学着母亲的样子亲手做月饼给家人吃,母亲趁机也放下了几十年做月饼的“担子”。如今,多少年过去了,大家的生活也越来越好,味道、形状不一的月饼也相继上市,但家人对于手工月饼依然情有独钟。

郝女娃一边讲述着关于月饼的故事,一边熟练地揪面团、放馅、倒模具……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两烤箱香喷喷的月饼出炉了,掰一块放到嘴里,品味其中的酥香甜。

马兰芝:“这个假期,我要多陪陪家人”

马兰芝在工作中

中秋节对于马兰芝来说是一个期盼已久的假期,因为她想多陪陪孩子和双方的父母。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她加班加点于医院,后来又请战援鄂。以至于半年多的时间里,她都没能好好陪过父母。“这个假期,我一定要多陪陪家人。”马兰芝说。

马兰芝是东胜区人民医院的一位副主任护师,春节期间,她打算在正月初二时回娘家看望父母,但却接到了立即返岗的紧急通知。疫情最紧张之际,她不顾丈夫的反对,偷偷写下了请战书,2月4日,她踏上了去往武汉的飞机 。40多个日夜里,最令马兰芝感到煎熬的是对家人的愧疚,父母的担心害怕,丈夫独自一人照顾着两个孩子,孩子们也仿佛一夜长大变得更加懂事……与此同时,家人也给了她很大的支持,丈夫虽然不同意她走,但在临行前依然帮她整理行李,叮嘱她放心家里的一切;妈妈虽然担心她,但仍然支持她的决定。

在支援武汉的那段时间里,只要一有空,马兰芝就会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只有在亲历一线时,才知道什么是无助。”马兰芝告诉记者,当时怕被感染,她和队员们每天都要大量的喝水,吃各种抗感染的药。对于她自己而言,几乎把一年的药都在那段时间吃完了。

因为穿着很多层防护服,带着好几层口罩,每天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呼吸也极其困难,三层橡胶手套一天戴下来,手都麻了。在刚回来的那段时间里,她每天都会感到头晕、心慌,进行了十多天的高压氧治疗才慢慢好起来。说到支援武汉前后的变化时,马兰芝说“泪点变低了”,她说自己在去武汉的时候心中是带着责任感的,离别时送行的同事们都哭了,她没有哭。可回来后,她总是一提起疫情,一谈到家人就想哭,在采访中,她也一度哽咽。

“我从武汉回来后又经过14天的隔离,才有一天的时间去看望父母。当时的情景我此生难忘,父母开心地流着泪亲自下厨做了三桌饭菜,邀请亲戚们来家吃饭,以庆祝我平安回来。”马兰芝哽咽着说道。对于这个假期,她告诉记者,她准备回娘家陪父母一天,再用一天的时间好好陪陪婆婆,接下来的日子就随时待命。她说:“这没什么特别的,大家都是这样的,我只不过去了一趟武汉而已。”说这句话时,她是羞涩的,也是闪闪发光的。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