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初心使命】老兵王建平:黄沙·初心·绿荫

      发布时间: 2019-12-09 10:00:39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李美莹

        风驻沙固、绿带绵延,库布其,这是1999年后的今天。

        “说不紧张是假的,上台前一头汗一头水,但真正开始录的时候,反而淡定下来了,说的都是自己做的事情,实事求是嘛,所以就不紧张了。”说起前一段时间在中央电视台军事栏目录节目的情景,杭锦旗人武部的王建平笑着摆了摆头,仿佛要甩掉面对每一个来访者时的不自在。但后背挺直的坐姿,纹丝未动。

        从侧面望去,风蚀雨雕过的脸庞颇为立体干脆,棱角分明的骨骼愈发增加了硬朗,衬托出一双更显温和明亮的眼睛。猛然想起了库布其沙漠里那一道道不加矫饰而趋近刀锋的沙脊线,和沙漠里载浮载沉的漫天星子。

        可在王建平心里,沙漠并没有这么多浪漫或诗意。这种并不美好的感觉,一直久居于记忆深处。

        20年前,杭锦旗常被库布其沙漠围攻。王建平对孩童时代的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放学路上狂突而起的黄沙。刹那间,太阳像一点烛光微弱地红着,摇曳在弥天接地的黄里。在风沙的裹挟下,他一路跑回家,五官的“低洼地”全是沙子,舌头都不敢翻动,一动满口的“嚓嚓”声。

        1991年12月,16岁的王建平第一次离开家乡,远赴原北京武警二总队十七支队服役,1993年10月入党,1995年12月退伍归乡,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一次,优秀士兵两次,嘉奖两次。1999年3月到杭锦旗人武部工作至今。思路清晰、寥寥数语的履历,并不能呈现王建平是如何在军队里通过刻苦训练树立起钢铁意志和吃苦耐劳的品性,更无法映照他在过去20多年来是怎样在与黄沙的搏斗中培植了一片片新绿浓黛。其中流动在一年又一年的那些鲜活故事,王建平很少向人提及,“我是黄沙里长大的,让黄沙披绿装,是每一个杭锦旗人的愿望,更何况我还是一名军人,以这种方式保家卫国,是责任也是义务”,王建平表情认真地说。

        23岁的王建平一到人武部工作,便是到生态基地种树,无休无止地种,无顾风霜雪雨地种。他和同事们把帐篷搭在沙窝里,清晨起来训练一个多小时,便开始了挖坑、浇水、培土,三个步骤下来,耗费的体力却是在沙漠之外的地方种树的几倍以上。正常的一米见方的树坑,在这里要挖到近两米,沙子不断地往下溜,人手里的铁锹不敢停;树苗种下去,要到三公里之外的水井里背水,一桶25公升水浇下去转眼只变成了一片颜色略深的水印。

        “种一棵树下去,大家都累得够呛,但谁都不敢歇,得和黄风抢时间呢。”王建平的话语,不见波澜。

        当问到那时候的种树成活率如何时,王建平的语调陡然提高了:“大家拼命干,半月二十天过去了,好不容易种下了一片树,睡一觉起来,树苗全都被大风兜起了根,七横八竖到处都是,真是心寒了。”

        就这样,王建平和同事们一次次向黄沙宣战。三四月份,倒春寒和着沙尘不停地侵袭着这些移动的“迷彩绿”。白天,汗透衣背。晚上,风笼四野。热气渐至于无,“大家冷得直打颤,实在受不了,就买白酒御寒,一人抿咂几口,才能睡着。”王建平坦言其实这是违规的,但是领导默许了。

        这种特殊的情况总是伴随着沙漠里孩子脸一样的天气,瞬息万变,自然也需要特殊之解。有一年,王建平和同事们在沙漠里一呆就是三个多月,最难熬的不是口干舌燥或不洗脸不洗澡,因为水贵如油。而是烟瘾犯了烟却没了,“卷沙柳叶子、烧兔子粪,啥招都有”,王建平挠着头说,有些不好意思。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在王建平和同事们的努力下,人武部的生态基地也由原来的不毛之地变成了大漠绿洲,他与同事们共同研究出了“容器植树法”“撵沙腾地法”“前挡后拉法”等20多种植树护树方法,并与时任杭锦旗人武部政工科干事赵日斌和蒙古族战友军事科长毕力格用蒙汉两种文字共同编写了《沙漠治沙造林方法小手册》,给周边农牧民发放推广,大大提高了全旗生态建设成效。他还经常深入到生态基地十多户牧民兄弟家中帮助指导沙漠种树,并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热血润黄沙,丹心护星绿。当一棵棵小树苗在沙漠里抵风沙、织绿带,生态的“溢出效应”不断扩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发展理念在这里落地生根、茂密成荫;一丛丛绿树成为群众的“摇钱树”,农牧民不仅再拥良田,还发展起了林下经济,为脱贫致富激发了内生力。

        这20年,与风沙鏖战,他是真正的战士,军人的血性暴露无遗。但说到家人,他颇有些“气短”。2002年,他正在基地植树,一天夜里一岁多的孩子突发高烧,妻子抱着孩子跌跌撞撞摸到医院,却没有钱住院,电话打到基地,他安慰完泣不成声的妻子,又联系亲戚送钱到医院。他却因为工作,始终没有回去。

        “他就是这么个人,只要单位有事儿,不管家里多大的事儿都得放下,但听到别人对他的评价,我还是觉得付出是值得的,感觉到挺幸福的。”妻子魏小凤有些无奈但又略显自豪地说。她正是在王建平“舍小家为大家”的安慰下撑起了一个家,因为不管大小事,她很难“指望”上丈夫。

        退伍不褪色,从毛头小伙子到年过不惑,尽管脱下了那身“橄榄绿”,但王建平那颗军人的“初心”始终如一,有任务第一个上,有困难第一个冲。

        1999年至今,他高标准完成了旗直部门、旗民兵应急连和各学校的军事训练任务,累计训练2000余人次。

        2008年,他当时担任人武部司机,黄河杭锦旗独贵塔拉镇奎素段发生溃堤险情后,在保障出车任务的同时,积极参与协助疏散群众,连夜搭设帐篷,妥善安置了受灾群众,有的群众不走,他硬是背出来。在参加大堤实施爆破泄洪中,连续3天4夜只休息了3个小时,圆满、安全地完成了防凌抢险任务。

        2015年,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在鄂尔多斯市隆重举行,运动员、工作人员和嘉宾等参会人员总规模超过1万人。王建平带着民兵应急分队进驻运动员村30天,执行安保任务,他协助部领导先后组织应急队员学习了各民族的相关风俗习惯,要求队员严格尊重民风民俗。3次组织民兵应急队员对所负责的2栋住宿楼进行了地毯式安全大排查,排查隐患19个,圆满完成安保任务。

        这两年,王建平又化身“驻村干部”。“建平帮我盖房子、打机井,指导我种树,发展林下养殖,他听说我窗户漏雨,马上给换了新窗户,对我真的是帮助很大,我只有大干、好好干,才能对得起人家。”锡尼镇阿斯尔嘎查的朝鲁门达来动情地说。

        ……

        “以部为家、以干为本,以苦为乐,以武为荣”,这是当年王建平刚进人武部时的“受训词”,时至今日,一言一语早已镌刻在他的使命里。山河不语,一如眼前并不善言辞、聊天总是能“聊断”的王建平,但岁月无欺、日月为证。

        漫漫库布其沙漠,一次又一次隐匿了王建平的足迹,但他的初心却在葳蕤生长,一似黄沙入定,一似绿树入梦,一似世间所有的担当都铸成了脊梁。(记者 张晓艳)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