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叫嚣“中国划防空识别区极度危险”

      发布时间: 2013-11-26 09:16:41       来源: 新闻晨报       责任编辑: 杨阳

/IC 制图/邵竞

  昨日,就我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一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的做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无理指责中方此举“极度危险”。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当天表示,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和中国驻日本使馆已据理驳回日方的无理交涉,要求日方立即纠正错误。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24日就日美关于我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有关表态答记者问时强调,我们敦促美方切实尊重中国的国家安全,停止对中方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的正当行为说三道四,为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做出实实在在的努力。

  另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两大航空公司25日决定向中国政府递交飞行计划书,以响应中国政府公布的防空识别区。

  安倍号称“极度危险”

  虽然我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一做法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但却遭到来自日本政府多名要员的无理指责。

  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院决算委员会上就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一事表示,此举极度危险,可能招致无法预料的后果。安倍还称:“对于试图强行改变现状的做法,将坚决守护日本领海和领空。”

  同一天,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参院国家安全保障特别委员会上表示,将与韩国等相关国家联手,要求中方保持克制。

  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25日则指出,“情况危险,可能会引发不测事态。”他强调,一旦出现侵犯日本领空等情况,将根据国际法和自卫队法严正应对。

  我驻日大使当场驳回抗议

  25日,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斋木昭隆还将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召至外务省,提出所谓的“严正抗议”,要求中方予以撤销。不过,程永华对此当场驳回,指出划设防空识别区是完全正当的,不针对特定国家,不影响飞行自由。

  23日,日本外务省亚大局长伊原纯一也曾就此事向中国驻日使馆韩志强公使提出交涉和抗议。

  不过,韩志强当即驳回日方所谓的交涉和抗议,强调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有关空域系中国领空,日方无权说三道四。

  我召见日驻华大使提抗议

  在日方就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召见中国驻日大使的同一天,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郑泽光召见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就日本方面无理指责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提出严正抗议。

  郑泽光指出,中国政府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是为了捍卫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领空安全,维护东海上空飞行秩序,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上世纪50年代以来,包括日本在内的20多个国家先后设立了防空识别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覆盖这一区域理所当然。日本方面无权对中方这一符合国际法的正当行动说三道四、蓄意攻击。

  郑泽光还表示,中方敦促日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对中方进行无端指责,停止制造摩擦、损害地区稳定的言行,以免进一步损害中日关系。

  中方重申划设符合国际法

  此前一天,就日本外务省等称不能接受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覆盖钓鱼岛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明确表示,中方有关举措完全符合《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法和国际惯例,也是完全正当的。日方对中方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说三道四毫无道理,是完全错误的,中方坚决反对。中国外交部和驻日本使馆已据理驳回日方的无理交涉,要求日方纠正错误。

  秦刚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方维护钓鱼岛主权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我们要求日方停止一切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动,为通过对话谈判妥善处理和解决问题作出努力。

  要求美方做到不选边站队

  在中国政府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后,美国国务院迅速作出反应,称美国表示强烈关注,同时批评中方的做法试图改变现状,称升级行动可能加剧地区紧张,美方正在和日本等相关方进行磋商。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中国政府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目标,不影响有关空域的飞越自由。

  秦刚再次强调,美方应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切实做到不选边站队,不再发表不当言论。

  24日,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郑泽光就此已向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对中方说三道四。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说,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24日晚就美方有关错误言论向美驻华使馆武官处提出严正交涉。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副总统拜登将于12月第一周访问中国、日本等国,分析普遍认为,预计拜登与中日两国政府官员会晤时将提及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一事。

  日本航空递交飞行计划书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航空公司和全日空航空公司已经决定向中国政府递交飞行计划书。日本航空公司方面表示,接受是唯一的选择。

  据悉,飞行计划书中,包括从日本飞往中国台湾的航线。

  [新闻释疑]

  中国为何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

  防空识别区是濒海国家为防范可能面临的空中威胁,在领空外划设的空域范围,用于及时识别、监视、管制和处置进入该空域的航空器,留出预警时间,保卫空防安全。

  防空识别区是濒海国家为防范可能面临的空中威胁,在领空外划设的空域范围,用于及时识别、监视、管制和处置进入该空域的航空器,留出预警时间,保卫空防安全。“就好比一个缓冲区或是防火墙,对于来自海上方向的空中威胁和不明飞行物,根据不同情况,及时采取识别、监视、管制和处置等相应措施加以应对。”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罗援说。“防空识别区的划设基于国家安全形势发展的要求,可以完善我国海洋方向的防御体系。”军事专家尹卓说,“了解了飞行器的航向、航速、高度等航行数据,还可保障区内飞行的其他航空器的安全。”

  从上世纪50年代起,美国、加拿大等许多国家划设了防空识别区,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的做法虽然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但仍然引起了个别国家的强烈反应。“划定区域,不是去激化矛盾,而是将模糊界限清晰化、复杂问题简单化。”罗援说,“界限不清晰更容易发生偶发冲突,有了界限各方就会采取谨慎态度。我们防空识别区的划法,已经非常克制。日美的态度可谓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据专家介绍,对于进入防空识别区的航空器,国际通行做法是通过国际频道进行识别,包括通报国籍以及飞机的航向、高度、航速等。

  尹卓表示,经识别之后发现军用机,比如它的航线不是在民航航线上,它的高度、航速都与民用机不相符,就需要起飞战斗机对它进行拦截,也就是查证机型、取证、建立通信联系,询问其接近中国领空有什么意图。如果对方不回答,中国战斗机可以采取伴飞。如果它有非法进入我方领空的意图,可能需要采取驱离等措施。

  在中国政府23日发表的声明中,要求位于东海防空识别区飞行的航空器,必须提供飞行计划识别、无线电识别、应答机识别、标志识别四种识别方式,并服从东海防空识别区管理机构,即中国国防部或授权单位的指令。对不配合识别或者拒不服从指令的航空器,中国武装力量将采取防御性紧急处置措施。

  尹卓说,中国军队有能力对东海防空识别区实施有效管控,并将根据不同空中威胁采取相应措施。

  专家指出,划设防空识别区并不意味着中国领空的扩大,也不意味着中国主权向外延伸,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不改变有关空域的法律性质。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行为,不会影响他国飞行器正当飞行权利的行使。“对于飞越防空识别区,没有进入主权国领空的飞行器在区内依然享有航行飞越的自由权,但需要及时通报情况、接受监控。”尹卓说。

  不同国家防空识别区出现重合怎么办?

  在重叠区域做法一般是互相通报情况,保持密切沟通,其次是在协商基础上建立某种程度的规则,共同处理和管控,避免冲突。

  由于防空识别区是各方根据自己的地理条件、防御需要来划定,很可能出现重叠现象。中国专家认为,在重叠区域关键是各方加强沟通交流,共同维护飞行秩序。“在重叠区域做法一般是互相通报情况,保持密切沟通,其次是在协商基础上建立某种程度的规则,共同处理和管控,避免冲突。”军事专家孟祥青介绍说。

  孟祥青说,在防空识别区,识别本身也是一种沟通过程。“正常情况下,我让你识别,无论是通过地面向有关部门通报,还是在空中通报,也是一种沟通。只有在一方存在敌意,比如不让识别、长期滞空、突然掉头、靠近领空等,才可能引发冲突。”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在中国划设的防空识别区中,钓鱼岛空域自然也在其中。孟祥青说:“将钓鱼岛纳入防空识别区,表明了中方捍卫钓鱼岛领土主权的决心。”

  针对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改变现状”的指责,孟祥青表示,这一指责毫无道理。“如果‘现状’是指钓鱼岛问题,没有日本政府的‘购岛’闹剧,所谓的‘现状’又怎会改变?”孟祥青如是说。

  防空识别区是不是领空?

  防空识别区不是领空,即便公布了区域范围和相关规则,也不能改变它国际空域的性质,飞机今后仍可在这里自由飞行。唯一的区别是他们需向我国通报飞行计划并保持联络,以确保不会对我国的领空安全构成威胁。

  23日,中国政府对外公布了东海防空识别区。这对关心中国国防建设的人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好消息,而对那些惧怕中国的人是个让其寝食不安的坏消息。无论消息是好是坏,有些道理须明了。

  首先,防空识别区不是领空,即便公布了区域范围和相关规则,也不能改变它国际空域的性质,飞机今后仍可在这里自由飞行。唯一的区别是他们需向我国通报飞行计划并保持联络,以确保不会对我国的领空安全构成威胁。这不是我国的无理要求,在别国防空识别区也应遵守类似规定。

  其次,要维护防空识别区,就有义务去查证所有进入其中而又不遵守规定的飞机,这对我们的战机和飞行员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和负担。当然,这也是在和平时期牵引装备发展、提高训练水平的契机。

  第三,我们不能指望通过设立防空识别区就彻底解决外国军机对我国沿海的侦察问题。外国侦察机通常活动在我国领空以外,只要它没有表现出进入领空的意图,我们就只能进行跟踪监视,而不能像一些人说的那样“将其击落”。当然,设定防空识别区肯定比不设定要好,因为外国侦察机很少会主动通报去向,这给了我们跟踪监视它们的法定理由。

  另外一小部分寝食不安的人,显然是近邻日本。在我国公布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当天,日本就迫不及待提出了抗议。事实上,中国不是第一个设立防空识别区的国家,也不是防空识别区面积最大的国家,如果硬要指责中国此举“会使事态升级,有可能会招致不测事态,非常危险”,请日方先回家作自我检讨。

  过去十几年,日方打着防空识别区的幌子做损害中国利益的事。日方把防空识别区的西部边界划到了东海所谓“日中中间线”的中方一侧,严重干扰中方军机和公务飞机的正常飞行。日方用防空识别区覆盖中日两国争议的岛屿和海域,企图以此强化本国的非法主张,将其当成强化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主张的工具。日本还屡次炒作中国飞机“侵入”,渲染“中国威胁论”。今后如果日方还要做那些没道理的事,一切后果自负,因为我们也有了防空识别区。

  对这次我国公布的防空识别区与日方出现重叠,有关人士可能会习惯性地认为这是中国为与日方争夺东海权益出的新招。你为何不能把它视为中日共同解决争端的一个契机呢?中日东海对话合作目前已陷入僵局,无论在钓鱼岛问题还是划界问题上都谈不拢,推不动。既然主权问题大家都不让步,何不在防空识别区的共管上开辟思路,进行管理摩擦的试验呢?如能在天上有所突破,海上的问题就有可能出现拐点。当然,中国的防空识别区究竟是胡萝卜还是大棒,就要看日方以什么姿态回应了。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