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湖羊大产业——杭锦旗伊和乌素苏木湖羊养殖纪实

来源:杭锦发布  编辑:李美莹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5日10:35  

2020年 7月31日,在杭锦旗伊和乌素苏木希日摩仁嘎查什拉乌素小聚居的广场上,热火朝天地上演了一幕湖羊子羔的销售暨推广活动。湖羊子羔长得白净,身量苗条,温顺又可爱。养殖户们虽然不舍,可因为价格太吸引人了,都跃跃欲试。50天增重到50斤的子羔,挽着红绸,打扮得格外吸引人。主人李树则自豪地站在自己的羔羊边,给来客介绍他的饲喂方法。周边牧民们好奇又羡慕。当这个羔羊被金草原集团以1200元的高价回收后,牧民中间唏嘘声一片。“50天的羔子卖1200?”“50天咋能长到50斤?”各种疑问其实从2019年湖羊进驻伊和乌素苏木开始就从未间断过。

湖羊不是个传说

伊和乌素苏木希日摩仁嘎查是个奇怪的地方。有个老楞豁子是这个嘎查和另一个嘎查的分界线,豁子那边下雨,豁子这边的希日摩仁嘎查却只见云彩不见雨。牧民们玩笑间常说,惹下老天爷了,老天不眷顾希日摩仁草原了。可牧民们不知道,自己养的心爱的山羊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46万亩生态脆弱的草场,放养着近8万头只的山羊。山羊对草场的破坏性已经无数次被专家论述,却没引起这里人们的重视。除了八十年代羊绒大战曾经给这里的牧民带来过极为短暂的荣光,以后的20年里,草原噩梦缠身。草场退化、牧草减少、地表裸露、地温增高、地下水位下降。整个草原的承载能力降低到了临界线。草原开始无法富足地养育自己的儿女了。随着绒、毛市场的缩减,牧民养殖山羊的利润极薄,就算是消费扶贫打开销售的通道,也无法为养殖山羊破坏草原买单。养殖品种优选优化成了草原上迫在眉睫的大事。湖羊,就是这个时候,来到了伊和乌素。

2019年3月,希日摩仁嘎查驻村第一书记吴玲带着对草原的担忧,找到当时嘎查“百企帮百村”的包联企业杭锦大众村镇银行董事长赵俊良。两个人第一次谈话,观点居然出奇地一致。草原必须要换品种了。无论是市场需求还是草原自身的需求,品种是必须要更换的。那什么样的品种既适合草原又是市场需要呢?赵俊良董事长站在自己银行的平台上,和众多企业家有着信息上的对接,他在无数提供过来的信息当中,精准地选择了湖羊。湖羊早在国家现代肉羊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旭日干的著作《中国肉用型羊主导品种及其应用展望》第三章中就被录入肉用型绵羊良种。湖羊是我国特有的绵羊品种,也是目前世界上少有的白色羔皮品种和多羔绵羊品种。繁殖力高、具有多胎基因、泌乳多、母性好、羔羊日增重在0.88斤、饲草料消耗远远低于寒羊,是寒羊的二分之一多,是繁育母本的最佳选择。湖羊胆子小、喜群居,最是适合高密度圈养。湖羊的特性,正好契合了品种和模式双转换的要求。品种转换牧民可以增收,模式转换草原能够休养生息。于是,驻村工作队和包联企业开始联手推出湖羊。


换品种就是换脑子

一个接一个的会议,成了驻村工作队和大众村镇银行推广湖羊的工作常态。2019年3月份开始,开了嘎查三委会议,三委委员虽然有不同意见,但愿意把这个事拿到村民代表会议上讨论,接着全体村民代表会议召开,提出了换品种、换养殖方式,村民代表们表示不理解、不接受。各种层级的会议都是一个结果:不敢试、不愿试。这一拖就是五个月。八月份,嘎查党支部书记苏雅拉在三委无人愿意担保的情况下,毅然用自己家的牧家乐做质押,争取回来大众村镇银行50万元的无息贷款,购买湖羊100只,寒羊50只开始试养。苏雅拉说,不试试,咋能知道行不行了。既然大家都不敢试试,那我作为一名党员,一个支书,为了群众利益、为了保护草原,就我来试。也必须是我来带头,群众以后才会相信。苏雅拉买回赵董事长帮助联系好的湖羊基础母畜的夜里,支书、驻村第一书记、银行董事长三个党员坐在一起,郑重发誓,不仅要换品种,更要把乡亲们的思路换过来,只有改变,才是出路,才有希望。

产业带你进新居

2019年8月26日,苏雅拉支书开始与寒羊对比试养湖羊。2019年的12月,湖羊产羔,每胎随随便便就是三羔、四羔。饲草料吃的没有寒羊多,饲喂成本不高。苏雅拉乐的合不拢嘴。苏木党委书记格日勒图和苏木长赵永军听说后,带着嘎查里所有的易地搬迁户们到了苏雅拉家。这些易地搬迁户都是集中安置的国家级贫困户,因为没有合适的后续产业配套,户子们一直没有住进集中安置点。盖得漂亮的房子打动不了自己的主人,不是房子不好,实在是住进去活不了。这次看完苏雅拉的湖羊,大伙儿都说要去新居养湖羊。驻村工作队担心大家是一时兴起,就挨家挨户家访,询问养殖意愿、养殖数量、贷款额度,并让户子在自己的意愿上签字压手印。确保每一个易地搬迁户不再有理由反悔不作数。这样,希日摩仁嘎查的两个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终于因为湖羊,迎来了自己的主人。

2020年3月14日,新冠疫情尚未结束,希日摩仁嘎查就从巴彦淖尔市金草原集团陆续开始往回调第一批1010只湖羊。

村子户子齐有钱

易地搬迁户们在大众村镇银行低息贷款260万元的支持下,买上了湖羊,住进了新居,开始了新生活。这些深深地打动了同步搬迁户。集中安置点的同步搬迁户们主动开始与村里对接,也想养殖湖羊,搬进新居,可他们没有国家配套的养殖棚圈。无法像易地搬迁户一样直接买羊进圈。

棚圈如何解决,解决什么样的棚圈成了一个困扰大家的难题。这时候,杭锦旗旗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杨峰正好挂帅督战伊和乌素苏木的百日脱贫攻坚战,他在听取了工作汇报后,实地踏查,入户调研,并与工作队一起认真研究,大到棚圈运营模式、标准化棚圈设计,小到水槽样式、隔断距离的细节处理,杨峰在什拉乌素集中安置点简陋的办公室里夜以继日工作几个月。终于找到了同步搬迁户棚圈的解决方案。

希日摩仁嘎查依托巴彦淖尔市金草原集团,采取“党支部+龙头企业+杭锦大众村镇银行+村集体经济+农牧户”的模式。党支部负责产业项目的协调、管理、监督等工作;龙头企业主要负责提供定胎基础母畜、养殖技术、羔羊回收等服务;杭锦大众村镇银行以湖羊为质押物,向养殖户发放专项贷款(基准利率),并与养殖户、嘎查签订三方共管协议,作为养殖主体,全程参与管理,确保银行资金的安全性,降低养殖户贷款的风险;村集体通过建设养殖棚圈、储草棚、饲草料加工车间,为养殖户提供全流程服务保障,按出栏一个羔羊50元的标准向养殖户收取费用;农牧户租用集体棚圈养殖湖羊,获取养殖利益。新模式通过村集体资产盘活,利用各方力量,年可为嘎查增收20-50万元。同时,也彻底解决了同步搬迁户的养殖棚圈问题。

2020年6月20日,什拉乌素湖羊养殖基地新的标准化棚圈建成,同步搬迁户全体入住,养殖湖羊。集中安置点入住率终于完成100%。

做个产业的大文章

标准化棚圈建成、同步搬迁户入住、湖羊3000只进圈、饲养有序进行。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可这里边由于今年特殊的市场行情,饲喂成本居高不下。每只母羊日成本平均高达2.8元/日,大大地蚕食了养殖户的净收益。驻村第一书记吴玲再次发挥自己擅长整合资源的能力,通过各种方式,与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副院长、国家肉羊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金海先生对接,顺利拿到了金海团队的低成本营养配方,把湖羊母羊的饲喂日成本降低到1.5-1.8元/日之间。至此,标准化的设施、优良的品种、合理的管理、严格的防疫、全面的营养,湖羊设施养殖集成体系的五个部分形成完整的闭环。虽然只是刚起步,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什拉乌素湖羊养殖基地历经所有发展中遇到的波折,却把自己产业发展的体系顺利建成。就在湖羊产业雏形形成之际,杭锦旗党委政府送来了及时雨,凡是养殖湖羊的户子,每户都有若干补贴,用来大力发展湖羊产业。49户养殖户因为党和政府的贴心举动群情激动。市政协副主席、旗委书记金广军,旗委副书记、政府旗长王羽强就湖羊产业的发展都做了专门指示。正确的思路必会引领正确的方向,小湖羊不仅会是草原上致富的法宝,更会是草原生态环境的守护者,杭锦草原上小湖羊的大产业甚可期待。

党旗飘扬在草原上

2020年7月31日,什拉乌素集中安置点迎来了第一批湖羊子羔的出售仪式。当天售出符合收购标准的子羔200只。出生50天的湖羊羔羊最高价卖到1200元/只,最低价卖到850元/只,均价887元/只。第一批易地搬迁户的1010只初产湖羊共计产活1800只,销售额预计达160余万元。户均收益11.4万元。仅仅四个月的时间,数据验证了养殖湖羊的经济收益,打脸了质疑者、不敢行动者。今冬,这些经产母羊更将会为易地搬迁户们带来2.3-2.6%的高产惊喜。

从希日摩仁嘎查党支部书记、党员苏雅拉为群众选择以身家抵押试养湖羊;大众村镇银行董事长、党员赵俊良为百姓争取低息、无息贷款;旗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杨峰化身村集体模式的创建者;苏木党委书记格日勒图、苏木长赵永军精心布局易地搬迁户的后续产业配套;驻村第一书记、党员吴玲争取各方力量对嘎查产业发展的支持开始,党员这个光荣的称号就把大家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为了保护草原,保护母亲河,为了在北方生态屏障的筑建中完成我们的份额,党员们将在高扬的党旗下,率先垂范,直到把小湖羊做成大产业,在杭锦旗传统畜牧业向现代高效畜牧业的转型中写下自己最亮丽的篇章。(星星)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