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红手印》:脱贫路上,有风有雨有初心

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编辑:包雪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1日16:30  

望望小超市里村民们起了争执。

源自基层的故事最动人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柴思源

7月15日晚,作为“草原文艺为民演出季”首部亮相的剧目,话剧《红手印》在乌兰恰特上演,精彩之处现场爆发出的阵阵掌声,显示着观众们对这部剧的喜爱和肯定。

村民们期待着贫困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这部剧虽然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却用农民与扶贫干部之间发生的一件件小事打动了我,演员们把第一书记和村民的形象都演活了,好像把整个村子搬上了舞台,这些来源于生活的故事才最动人。”演出结束后,观众艾博坐在座位上久久回味。

话剧《红手印》由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文旅厅和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共同打造,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乌力格尔蒙古剧团创排、演出,是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内蒙古青年文艺拔尖人才培养计划”项目,荣获内蒙古第十四届“五个一工程”奖。以自治区派驻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扶贫干部、阿令朝村第一书记、“北疆楷模”解良同志为原型,话剧《红手印》讲述了在全国吹响脱贫攻坚战号角的关键时期,主人公主动请缨来到新扎木,克服重重困难,带领村民走上产业脱贫道路的故事。

解国良向村民介绍肉驴养殖产业。

《红手印》自2018年底首演后,不仅在城市剧院公演,还在全区各个盟市的旗县进行巡演,共计演出60场。一次次表演,一遍遍打磨,造就了这部舞台精品。“主旋律作品要想达到潜移默化的教化作用,不仅要调动起各种艺术手段,凭借作品所产生的艺术效果和感染力使广大群众喜闻乐见,还要通过接地气的创编和演绎,让剧中的思想深入人心。”乌力格尔蒙古剧团团长乌兰牧骑勒说。

初到新扎木的解国良和村 主任讲述扶贫计划。

讲述真实的故事,刻画真实的人物,再现真实的生活场景,《红手印》的震撼力和感染力很大部分来自于这份真实。剧中主人公解国良认真负责,坦率真诚。面对刚到新扎木时村主任的不信任和村民们的抵触,他对自己的坚持也有过摇摆,正如他在独白中所讲的那样:“这儿真冷,风好像能吹透这厚厚的棉衣,好像瞬间把一颗火热的心吹寒吹透……”不过解国良并没有逃避,通过帮巴雅尔家联系羊的买主、帮乐娃联系特殊学校、带领村民发展肉驴养殖特色产业,解国良扶贫的决心和坚持感动了村民们。当解国良要离开时,村民们用摁满了全村57位村民红手印的“请愿信”挽留他。

剧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在不同的生活背景下展现出各具特色的个性——村主任看似古板执拗,却是个为了村民把自己的家当都搭上的好人;外出打工返乡的孙富贵夫妇虽然不喜与人相争,但也会对扶贫救济款动些小心思;乐娃虽然智力不及常人,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但天真无邪的她为村里增添了不少快乐的花火……一个个血肉丰满的人物在演员鲜活的表演中形成了新扎木村民的群像。

“这部话剧提取的是众多扶贫干部的经典故事,我只是其中一个代表而已,脱贫攻坚战的胜利离不开千千万万扶贫干部的艰辛付出。”作为《红手印》主人公的人物原型,解良这样评价这部话剧。

剧中主人公解国良身上汇集了万千一线扶贫干部的特质,《红手印》用浓缩的基层扶贫故事赞颂着扶贫的初心,一幕幕村民与第一书记之间磨合、奋斗的点滴让观众动容,也让幸福生活要靠双手奋斗的朴素真理深入人心。

有“烟火气”的舞台受青睐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柴思源

新扎木村的望望小超市里,村民们闲暇时喜欢聚集在这里聊聊八卦,磕磕瓜子;第一书记解国良家中,妻子也会因为丈夫忙着扶贫对小家缺少了照顾而生出些许埋怨;扶贫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建鱼塘选址失败、合作社饲养的小驴接连夭折,无数挫折考验着解国良扶贫的决心……

在话剧《红手印》中,充满烟火气息的舞台呈现不仅让观众倍感亲切,也摆脱了人们心中传统主旋律题材作品严肃不接底气的刻板印象。这些人物和场景的创作并不是源自于主创团队的想象,而是团队多次前往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阿令朝村采风,与村民们零距离接触的成果。

镇里的肉驴产业已经成熟起来。

“之前我们演的历史话剧和民族话剧比较多,《红手印》是我第一次尝试农村戏,也是一种挑战。”在剧中扮演解国良的演员苏日雅说。在创排过程中,苏日雅和剧中解国良的原型解良共同生活和工作,从细节上完整了解人物的个性。创作团队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让人物原型解良也颇为感动:“剧团为了把这部剧排好,去了我那儿有十几回,观察老百姓的生活习惯,学习他们的语言习惯,还跟我住在一起,每天我干什么,他们跟着干什么,记录我讲的生活当中发生的小故事,真是不容易。”

参演《红手印》的都是来自草原的蒙古族演员,不仅要完成汉语的台词,还要熟练自然地讲出大量内蒙古西部方言对白。“对于话剧演员来说,台词功底太重要了。为了练好方言,我们好多演员早起练功的时候嘴里都念念有词地说着西部方言。”演员乌仁朝鲁门说。他扮演的新扎木村主任令人印象深刻,一个一心想带百姓致富却屡遭失败的老党员形象。“之前表演历史题材的话剧大多是从影像和资料了解人物,这部戏的题材贴近观众们的现实生活,必须接地气才能得到认可。我通过写人物小传的方式,深挖村主任的人物个性和从失望到燃起希望的内心世界,让观众能够认可这个形象。”乌仁朝鲁门说。

村民们按下红手印。

在剧目创作排演的过程中,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还特别聘请了上海戏剧学院艺术研究所副教授高城博士、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导演郭洪波等话剧界名家,通过导师带学员的方式,给团队给予专业指导和建议,极大提升了剧院编剧、导演和演员等青年人才的专业水平和能力。2019年,完成首演后的《红手印》迅速投入基层巡演中,先后前往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察右前旗、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乌拉特前旗等地演出,不仅丰富了基层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也收获了最真实的观众反馈。

乌力格尔蒙古剧团团长乌兰牧骑勒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创作的源头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创作才能获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文化文艺工作者要走进实践深处,观照人民生活,表达人民心声,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人民、描绘人民、歌唱人民。《红手印》的基层巡演给了团队进一步提升剧目质量、倾听百姓心声的机会。”虽然在偏远的农村牧区,百姓们对话剧的认识还有些陌生,完成表演也要克服场地不够、天气恶劣等困难,但汲取自基层的营养也丰盈着《红手印》的分量和厚度。“在我区精准扶贫工作攻坚决胜的关键时期,像《红手印》这样以脱贫攻坚为主题的现实题材优秀文艺作品,在精准扶贫工作中起到了智志双扶的独特作用。今后我们还将不断打磨《红手印》,同时创作更多贴近生活的剧目,为观众带来精神享受。”乌兰牧骑勒说。

(图片均由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磊 摄)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