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晒书乐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  编辑:许燕梅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31日10:25   记者:余平

儿时,我们家所住的小城里,每到夏天人们便翻箱倒柜,把家里一年四季的衣物、被褥、床单等搬到院子里晾晒。夏天晒衣物可以去除湿气和霉味,有效防止衣物被虫蛀。我家家境不好,没有什么衣物可以拿出去晒,可父亲从来没有辜负夏日炙热的阳光,他能晒的是他心爱的藏书。

父亲是中学教师,他唯一的嗜好就是买书、读书、藏书。父亲生活简朴,就是买书舍得花钱,而且买的书涉及范围极广,历史、文学、科技、地理、哲学、医学等等,包罗万象,故而家中“书满为患”。书柜装不下了,书只好码在桌上,或者放在纸箱里,或者堆在床头。而我家住在平房里,书很容易受潮,晒书自然成了父亲每年夏天必做的一件事。

父亲会选择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晒书。他先在青藤掩映的院子里摆好一条条长凳、一张张旧椅,又搬出几大块铺板搁在凳子上摆平,然后把书一摞摞地抱出来,一本本排好,摊在铺板上晾晒。各式各样的书籍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父亲很珍惜书,晒书时还用一块抹布小心翼翼地抹去书上的灰尘、霉斑,有的书起了毛边父亲就用磨刀石压平,发现书有脱页、破损的就用胶水粘好。

父亲晒书时我也会围书而坐,逐册翻检,别有一番情趣。父亲的书我有些看不懂,也有些看得懵懵懂懂。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在父亲的书海里,我看过《三国演义》《茶花女》《傲慢与偏见》《曾国藩家书》《一千零一夜》等。我贪婪地享受着读书的快乐,伴随我的有院子里树上的声声蝉鸣,还有那悬在头顶的太阳。

晒书时,也会有一些细长的小虫子从书卷里爬出来。父亲一边驱散小虫一边给我讲故事。这些小虫名叫蠹鱼,惧怕阳光,以蛀食书卷为生。从前有只蠹鱼偷吃了许多书,自以为学问高深,出门时趾高气扬,可昆虫们依然欺负它。蠹鱼生气地对昆虫说:“我已是满腹经纶,你们应该尊重我,敬佩我,怎么还对我如此蛮横?”昆虫们笑作一团,讽刺蠹鱼道:“你以啃噬盗取书卷为荣,其实你吃得再多都无法消化,最终知识也不会是你的,你始终只是一只只会吃书不会用书的蠹鱼。”

父亲晒书时讲的故事固然有趣,但其实夏天晒书并不轻松。父亲的书极多,他要从早忙到晚。晒书的日子烈日当头,父亲常常是刚把书籍摆好就已是汗湿衣衫了。晒书时要经常翻动书卷使其所有的层面都得到阳光的眷顾,偷懒达不到晒书的效果,晒后的书卷再一本本归位,工作量颇大。但当后来读那些书时,依然能感受到当初晒书时阳光的味道。

现在,城市里已没人晒书了。城里人住上了高楼,家里潮气小,书卷也不容易发霉。更重要的是,读书之风似乎已经渐行渐远,又何谈晒书之俗呢?可晒书依然是我儿时盛夏的一幅生活画卷,那个摆满书卷的院子、那一院子沾满阳光的书,依然根植于我的记忆。我蓦然发觉,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久得我只能靠回忆才能诠释那些夏天的快乐。

[手机扫一扫]

首页底部 -鄂尔多斯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意见反馈 |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