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春生:收藏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 2019-11-14 09:33:10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都市版       责任编辑: 许燕梅

  驼铃:一位故人的大漠情怀

  今年62岁的冯春生是杭锦旗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而在他的众多藏品中,一只古朴的驼铃意义非凡。

  据冯春生讲述,驼铃的主人叫乔七斤,五六十年代的时候,60多岁的乔七斤从老家榆林来到杭锦旗饲养了一群骆驼搞运输,做起了专业驼工。乔七斤当年养了多少峰骆驼不得而知,他只记得小时候,驼队早出晚归,锡尼镇上空都会响起叮咚叮咚的驼铃声。

  驼工是份受罪的活,乔七斤常年跋涉于人烟稀少的大漠草地,遭遇流沙塞途,冬季天寒地冻、夏日炎热难度、忍饥挨饿常露宿野外,好在骆驼是耐饥耐渴而利于行沙的动物,又有悠悠驼铃声相伴左右,使他孤寂沧桑的驼工生涯聊以慰藉。艰难的生活练就了他爽朗的性格和结实的体魄,还有那一身豪气。

  彼时,乔七斤的驼队主要从白音乌素的大沙漠中向外驮运盐和甘草,经常往返于包头与杭锦旗之间,返程时常驮着日用百货。一般商队的骆驼是一峰后面拴一峰,这样一峰峰连起来,一个人牵十几峰骆驼,耳畔的驼铃声,令人感觉到空灵幽远……儿时,冯春生的好奇心就这样一次次被唤醒,感觉到远方是那样的神秘,而乔七斤正是那样一个勇于探险的英雄。

  驼铃一般体积都很大,生铁铸成、长方形、大概有30-40厘米高,铃身很沉重,敲出的声音非常响亮。驼铃只是挂在骆驼驮着的背囊上,一个驼队只有一只驼铃,而且只有在驼队上路的时候,才会把驼铃挂在最后一峰骆驼的背囊上,为的是能够知道骆驼有无走失,驼队是否完整。因为一般都是一个人走驼队,只要听到悠长的驼铃声,就知道自己的骆驼都平安无事。经久驾驭骆驼的人知道,驼铃之间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熟悉这些的人们,大老远听声音就能知道是谁的驼队。

  如今,老人虽已故去,但叮咚作响的驼铃声仍回荡在库布其大漠的上空,冯春生望着收藏来的这只老驼铃,仿佛它就是乔七斤刚毅的化身。

 

  粮票:一个时期的特殊记忆

  粮票,是国家在特定经济时期发放的一种购粮凭证,在我国使用40多年。粮票有全国统一粮票;各省、市、自治区地方粮票;旗县一级粮食局也发行了面票、米票及饲料票;一些大的工厂、单位、学校都发行过粮票;此外,还有粮食补助票、奖励票、工种口粮票等。我国发行过的粮票种类在万种以上,冯春生现收藏的全国各地不同品种的粮票有好几百种。

  粮票的印刷工艺、品种用途、计量单位、面额图案以及使用期限等纷繁复杂,仅其图案就能折射出当时社会背景和人们的向往。冯春生告诉记者,内蒙古在1955年发行的第一套粮票有三斤、一斤、半市斤和四两,当时的计量单位是每市斤十六两,纸质一般,图案也很简单,上面用蒙汉文书写着“内蒙古自治区通用粮票”。1966年发行的全国粮票五斤的图案是水利枢纽工程,三斤的是收割机在大田里收割,一斤的是拖拉机耕地图。1973年发行的内蒙古自治区地方粮票,十斤的图案是收割机在大田里进行收割的景象,五斤的图案是一座现代化的化工厂,一斤的是放牧图,而二两的则是军民守边疆图案。到了1980年,内蒙古自治区地方粮票,十斤的图案变成了化工厂,五斤的变成了大田收割图,三斤的是一片森林图,一斤的仍是放牧图,五两的是成吉思汗陵图案,一两的是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图案,这时候已经改革开放,图案的内容相应也丰富了许多。

  从冯春生口中,记者也得知,伊克昭盟在1972年发行过一种工种专用粮票,面额是十八市斤,只限在属区内的粮站购粮和兑换通用粮票,它的票面图案是链轨车在田野上耕地,表达了对机械化的向往。杭锦旗当地粮食局为了方便市民购买细粮,1990年印制了细粮面票,面额有十斤、五斤、一斤,颜色为黄、白、灰三种,图案都是牧羊图,体现了牧业大旗以供应为主的特色。

  如今,粮票虽然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作为一种史证资料,已被收藏界捧为宠儿,成为仅次于“国家名片”邮票之后的“地方名片”,进而被藏者视为“新宠”,而集“粮”热的背后,也是在提示我们要珍惜现在。

(记者 曹谊)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