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名世界的鄂尔多斯青铜器

      发布时间: 2019-08-29 17:16:32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李美莹

在鄂尔多斯博物馆2006年编著的《鄂尔多斯青铜器》图录出版之后,鄂尔多斯博物馆的馆长意外地收到了一封来自法国、漂洋过海的信件,信中,法国企业家表达了对鄂尔多斯青铜器的羡慕和爱好,希望馆长送他两本《鄂尔多斯青铜器》图录,一本送给他,一本送给时任法国总统的希拉克先生,因为希拉克先生也非常喜爱鄂尔多斯青铜器,馆长大方而愉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鄂尔多斯青铜器究竟有怎样别具特色的风采?笔者带您走进鄂尔多斯青铜器那神秘而繁华的世界。

闻名中外

从19世纪末叶开始,在我国北方长城沿线地带陆续出土了大量以动物纹装饰为特征的青铜及金、银制品,它与人们早已熟悉了的代表中国夏、商、周文化的中原青铜器迥然不同,具有浓郁的自身特征,应该属于一种新发现的还未被人们所认识的古人类文化遗存。由于这类遗存以位于中国正北方的鄂尔多斯及其周边地区发现的数量最多、分布最集中,也最具典型性,因此,按照考古学界命名的惯例,把它们称作“鄂尔多斯青铜器”,或“北方式青铜器”。

圆雕动物

鄂尔多斯青铜器具备重要的考古学、历史学、民族学研究的价值,同时也有极高的观赏性,是难得的古代艺术珍品,因此不仅引起了国内外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的普遍关注,而且受到了各国古董商、古物收藏家的青睐,一时,收藏这类古代艺术品成为一种时尚,致使大量的“鄂尔多斯青铜器”流失海内外,在世界许多著名的博物馆中,如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瑞典远东古物博物馆、日本东京博物馆等等,均可以见到这种独具特色的古代草原游牧民族的文化遗存,“鄂尔多斯青铜器”因而享誉世界。

起源探秘

自鄂尔多斯青铜器的收藏与研究成为国内外一大热门以来,寻找其起源和滥觞成为一项重要课题。大致有三种说法:一是黑海沿岸斯基泰文化起源说,二是西伯利亚卡拉苏克文化起源说,三是鄂尔多斯起源说。直到朱开沟遗址的发现、发掘和研究之后,这个问题才似乎有了比较明确的答案。

朱开沟遗址位于纳林陶亥镇朱开沟村,1974年由田广金先生等发现,先后进行了四次发掘。其时代从4200年前的龙山时代晚期,延续至3500年前的商代前期。朱开沟遗址的陶器群以发达的三足器特别发达而著称,尤其是以“花边鬲”“蛇纹鬲”“三足瓮”“带纽罐”等器物构成的特有组合,不仅地域鲜明,而且独具特色。在朱开沟遗址发现的鄂尔多斯青铜器,是截至目前所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朱开沟遗址的环首刀和环首剑,开创了北方草原及邻近地区青铜刀、青铜剑的先河。

动物造型青铜杖首

由于鄂尔多斯地区适合游牧的地理条件,出土石范表明,当地居民已经掌握青铜器冶铸技术,田广金先生指出:根据朱开沟遗址发现的鄂尔多斯青铜器以及与之伴出的陶器群推测,鄂尔多斯青铜器可能起源于鄂尔多斯及其邻近地区,亦即朱开沟文化分布范围之内。中国北方畜牧文化的雏形,首先在鄂尔多斯地区从原始农业文化中分离出来,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社会大分工。以鄂尔多斯青铜器为代表的我国北方民族游牧文化,可能就是在朱开沟文化的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的。

基本内涵

“鄂尔多斯青铜器”,又称“北方式青铜器”,主要指发现于鄂尔多斯高原及其邻近地区,时代相当于春秋至西汉时期,约公元前16—2世纪,考古遗存中的青铜或金银制品,因以鄂尔多斯地区分布最集中、发现数量最多、最具特征而得名。鄂尔多斯青铜器早期以朱开沟文化出土青铜器为代表,晚期以桃红巴拉文化出土青铜器为代表。它是中国古代北方草原民族游牧文化的代表性器物之一,是以匈奴及其前身为代表的中国早期畜牧民族的物质遗存,其文化内涵丰富、特征鲜明、延续时间长、分布地域广。与之类似的遗存,在整个中国北方长城沿线地带均有发现。由于其与欧亚草原民族文化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因此,对“鄂尔多斯青铜器”的研究,已成为一门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青铜短剑

“鄂尔多斯青铜器”多为实用器,按其用途大体可分为实用器、装饰品及车马器三大类,以短剑、铜刀、鹤嘴斧、棍棒头、各类动物纹牌饰、扣饰、饰件为主。动物纹的种类有虎、豹、狼、狐狸、野猪、鹿、马、羊、牛、骆驼、刺猬、飞禽等,多采用圆雕、浮雕、透雕等装饰手法,内容丰富、造型生动、工艺娴熟。“鄂尔多斯青铜器”以它复杂巧妙的图案构思、独特的艺术风格和优美的造型而享誉海内外。“鄂尔多斯青铜器”中虽然折射出一定成分的中原农耕民族青铜文化的痕迹,但更多地表现出一种与欧亚草原游牧民族青铜文化的共性,而且与远在中亚、欧洲的卡拉苏克文化、斯基泰文化、阿尔泰文化等欧亚草原牧人文化具有许多相似性。

铃首、动物纹柄首青铜刀

“鄂尔多斯青铜器”是我国青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青铜文化百花园中独树一帜的奇葩。目前发现的鄂尔多斯青铜器,时代最早的可以上溯到商代,代表着早期北方民族的文化面貌,大量盛行起来的时间是在春秋以后,展示的是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文化特征。与人们早已熟悉的我国夏商周时期的青铜文化相比,鄂尔多斯青铜器具有显著的自身特色:一是均为便于携带的日常生活实用器皿;二是以大量的动物造型为装饰题材;三是绝大多数为青铜质地,同时还包含部分金、银、铁等质地的器皿。由于鄂尔多斯青铜器都是当时的实用器皿,最贴近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最能反映当时社会的现实状况及人们最直观的意识观念,所以,它才与以礼器著称的中原农耕民族青铜文化,与以神器著称的巴蜀少数民族青铜文化等形成鲜明的对比,共同构筑了多姿多彩、博大精深的中华青铜文明,这正是“鄂尔多斯青铜器”独特魅力的涵义所在。

主要器形

鄂尔多斯青铜器中的实用器具主要包括兵器、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等类型。器形主要有短剑、镞、刀、矛、戈、管銎斧、鹤嘴斧、流星锤、棍棒头、斧、凿、锥、鍑、匙、匕、镜、挂钩、杖首等。作为兵器使用的主要有短剑和镞、其次是矛、戈、管銎斧、鹤嘴斧、流星锤、棍棒头。青铜斧、凿,是当时最主要的木作加工工具。青铜锥是缝制衣物的用具。鍑、匙、匕是炊事、饮食工具。镜、挂钩属于生活用具。

青铜鸣镝

青铜之路

在汉代“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早已存在着一条鲜为人知的沟通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天然大通道——那就是途经欧亚草原的“青铜之路”。“丝绸之路”传播的是丝绸、陶瓷、茶叶等物品和四大发明,而“青铜之路”传播的则不止是青铜器,还包括众多的技术和观念,比如关于牛、马、羊的饲养技术,比如青铜器的冶炼技术,比如马衔、马鞍、马镫的发明和使用等,而且西传或东渐了多种多元的青铜文化。

青铜斧

在战国时期至汉代的“青铜之路”上,欧亚草原青铜文化区域内,多个民族、多个地区、多种青铜器文化进行着经济上、文化上、贸易上、技术上、人种上的广泛交流,借鉴吸收、兼容并包,从而形成了青铜之路上丰富多彩、轰轰烈烈的交往、贸易、征战、抵抗、分裂、交融的丰富多彩的历史画卷。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今天,这些古代的包括“鄂尔多斯青铜之路”在内的欧亚草原青铜之路仍然具有重大价值和借鉴意义。(甄自明)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