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豁子”认知记

      发布时间: 2019-08-29 17:13:03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李美莹

        神山豁子是鄂尔多斯的一个东西分水岭,连接109国道东西两边开挖的一段垭口。据专家考察研究证实,这里属于新生代第三纪地质历史时期的河流相堆积,西迄东胜泊江海子盆地西缘,东至神山,在东西宽约100公里的区域内都有分布,由相当于黄河这样的大河流冲积而形成,很有可能是地质历史时期中“黄河”的故道,这里不仅保留有珍贵的地质剖面,更是全市唯一保存下来的一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在使用的109国道的原貌,理应把它永久保护好,留给后人观瞻。

        小的时候,东胜城区都是平房,所以即使身在城区里,向四周眺望的视野也很开阔。我家住在二完小家属房,属于东胜城区的偏东侧,站在我家门前向东眺望,越过原伊盟二中的钟架,在远远的天际边(直线距离大约20公里),一般的天气状况下都隐约可见一处隆起的高地上伫立着一棵大树,旁边有一个明显的“豁口”。听大人们说,那个隆起的高地叫神山,那个“豁口”叫“神山豁子”,神山上生长着很多松、柏树,我们看到的就是长在神山顶上的那株最大的松树,也称神树。围绕着神山、神树,还有很多神奇的传说。

        由于可以经常看到但始终没有机会去,而其中又有那么多神奇的传说,所以从小时候起,就对这里充满了好奇心。1974年高中毕业响应号召知青下乡插队后,冬天在塔拉壕公社参加武装民兵集训,这里距离神山就很近了。一天晚饭后遇到位卡车司机要去神山附近的煤矿找人,询问我们愿意不愿意陪他去,因为还从来没有见过煤矿,特别是听说要经过神山豁子,所以满心欢喜就答应了,一群参加集训的青年男女爬上“高马槽”的解放牌大卡车,顶着狂风出发了。车由塔拉壕公社门前沿着109国道东去,虽说是国道,但路况其实是很差的,不仅非常颠簸,而且弯多、弯急、坡陡,特别是穿行“神山豁子”前后的一段路程,站在“高马槽”解放卡车车厢里的我们,尽管拼命弯腰抓着车厢的栏杆,仍然被颠簸、左右转弯蛇形行驶的汽车甩得的站立不稳,加之每一次转弯带来的离心力都惊得车上的女同胞一阵阵尖叫,更加刺激了年轻司机的神经,反而把车开得更加疯狂了。自己一边在车上忍受煎磨,一边后悔这是何苦来着,而把仔细一睹神山、神树、神山豁子究竟的念头,早丢到脑后了。只依稀记得在朦胧的夜色中汽车怒吼着爬坡穿过了一段狭窄的、高高的豁口,荒秃秃的山谷中间或生长着一丛丛黑乎乎不十分茂盛的树木。这就是自己第一次乘汽车沿109国道穿越“神山豁子”的认知。

        1982年春,去呼市参加全区文物干部培训班,由于适值黄河解冻流凌,走109国道经由喇嘛湾过黄河大桥去呼市,再次途径“神山豁子”。这次的经历自然与上次大不相同了,虽然北京212吉普车两侧的窗口很小,而且是有机玻璃视野不太好,不过仍可以通过前挡玻璃仔细地观览打小就萦绕在自己心头的这个神秘的境地。只是此时的注意力少了些破译少儿时遐想的渴望,多了一些理性的思维。神山一带是鄂尔多斯的东西分水岭,由东胜沿109国道东行,至神山一路上坡,过神山往东即一路下坡了,为了穿越这个分水岭时尽可能减低公路的坡度,109国道在这里开挖了一段垭口,最高的地段开挖深度大约10余米,这就是在东胜城区远远即可眺望到的那个“神山豁子”。车过“神山豁子”由于公路坡度较陡,车速较慢,得以第一次对公路两侧开挖的断壁进行仔细观察,豁然发现这些断壁的剖面上展现的居然都是砾石堆积,不仅堆积十分厚,整个断壁上举目全是,而且堆积内含很多直径几十厘米的大型砾石,磨圆度也非常好。由于从事文物工作后在对业务知识的“狂补”过程中,对地质学的知识也有所涉及,所以对于什么是砾石堆积以及它的成因和第四纪冰川等专业常识也有所染指,但对于“神山豁子”剖面砾石层堆积的成因,自己却怎么也百思不得一解。按照砾石层堆积的特征,其成因毫无疑问应该属于河流相堆积,但如此大的河流相堆积为什么会处于高高的分水岭顶端呢,太不可思议了。那么另一种可能就是第四纪冰川形成的堆积物。此后十余年间直至1995年109国道改线,在赴准格尔旗开展工作时曾无数次路经“神山豁子”,但由于一直没有得到专业老师的指点,所以这一迷津就成为萦绕在自己心头三十年的纠结。直到2011年,国内知名专家专程去神山考察时,才证实这里确实属于新生代第三纪地质历史时期的河流相堆积,这套河流相堆积西迄东胜泊江海子盆地西缘,东至神山,在东西宽约100公里的区域内都有分布,由相当于黄河这样的大河流冲积而形成,抑或就是地质历史时期中“黄河”的故道。

        如今看惯了、走惯了机械化大手笔“堑山堙谷”修建成的高速公路、一级公路,当初人工开凿只能并行两辆车的109国道上的“神山豁口”,已全然没有了当年心目中的伟岸,但旁边的大松树依然挺拔,依托大松树新修建的寺庙香火还十分旺盛。站在“神山豁子”原109国道的土路上,向南就可以眺望到改道后宽阔的柏油路面的109国道,以及公路上川流不息、飞驰而过的额定荷载六十吨、司机们还时不时偷偷超载、实际载煤往往近百吨的重型半挂运煤车。假如没有当年的亲眼所见,你恐怕绝难想象得到当时筑路工人们人工开凿“神山豁子”时的艰难,也体会不到货车司机们驾驶着载重只有4—5吨的解放牌或嘎斯六九卡车,神情专注、踩足油门,在马达轰鸣、车身颤抖中翻越“神山豁子”,遇到雨雪天路滑,还要随时防备中途熄火、溜坡的辛劳,也难以充分感受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巨变。出于一个文物工作者的职责,也出于自己对“神山豁子”的特殊情节,曾多次建议东胜区文管所一定要把“神山豁子”申报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不仅保留有珍贵的地质剖面,更是全市唯一保存下来的一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在使用的109国道的原貌,理应把它永久保护好,留给后人观瞻,揣摩、品味那段已经消逝的岁月,感悟、体会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巨变。(杨泽蒙)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