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青铜文化——
架起文化沟通的重要桥梁

      发布时间: 2019-01-07 16:03:29       来源: 鄂尔多斯晚报       责任编辑: 许燕梅

  虎豕咬斗纹金饰牌

  车马器

  金镶贝头饰

 市民了解青铜文化(郭彩梅摄)

  鄂尔多斯青铜器以实用器皿为主,最能反映当时的社会现实状况,与以礼器著称的中原农耕民族青铜文明、以神器著称的西南巴蜀民族青铜文明形成互补,共同构成了多姿多彩、博大精深的中华青铜文明。辽阔、浑厚的鄂尔多斯高原,自远古以来就是贯通中西方文化、中原与北方地区文化的桥梁,在文化传播的进程中发挥着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

  1文明使者

  山水相连的欧亚草原是北方游牧民族“逐水草而迁徙”、纵马驰骋的地方。由于经济形态较为单一,一些生活用品必须通过以物易物的形式与外界交换,于是便有了更多与外界接触的机会,文化的交流就在这种为了生存的迁徙中不经意间绵延发展起来。

  车兵是中原地区自商周以来军队作战的主要兵种之一。商代殷墟时期中原地区突然出现的大量单辕双轮战车,应该就是由欧亚草原传入的。我们有理由相信,最早起源于欧亚草原的驭马术和马拉战车也是经由鄂尔多斯地区传入中原的,商代小盂鼎铭文中记载的被商王征伐的鬼方拥有马车的事实,便很好地证实了早期北方民族在这种传播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进入战国时期,北方马背民族凶猛的骑兵群,又一次激发了与之有接触的部族和国家的重大军事改革。赵武灵王率先倡导“胡服骑射”而发展起来的大规模骑兵武装,便是中原农耕民族针对北方民族强大军事威力做出的积极反应。骑马术在中原农耕民族中的迅速普及,在对付北方民族入侵、拓展生存空间和达成统一伟业等方面都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这些源于北方草原民族的军事技术极大地推动了中原农耕民族的社会发展,而中原地区发达的青铜器制作技术,同样对于北方畜牧民族社会的发展具有不可估量的功绩。活跃在欧亚草原上的早期北方民族,承担着“文明使者”的重要角色,为这些技术的引入和传播发挥了功不可没的中介作用。

  2青铜之路

  公元前139年(西汉建元二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开通了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这在中西方文化的交流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但是在“丝绸之路”尚未开通的战国时期,古希腊已经称中国为塞利斯(Seres),意为“丝绸之国”。考古发现证实,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在西亚、中亚、东亚之间,早已存在着一条鲜为人知的沟通东西方文化的天然大道,那就是途经欧亚草原的“草原丝绸之路”,也有人称之为“青铜之路”。

  蒙古国诺颜乌拉发现的匈奴墓中出土了大量有流云、鸟兽、神仙乘鹿等图案的锦绣织物,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中原途经长城地带传入北方草原地区的丝织品。同时出土的还有伊斯兰式的织物纹、鸟兽纹和人物纹,是来自安息、大夏等古代国家的毛织品,说明了“草原丝绸之路”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发挥的巨大作用。

  鄂尔多斯青铜器的自身形制中也表现出了大量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因素。准格尔旗汉代匈奴墓中出土的一套匈奴贵妇头饰中,凤冠的上部由云形金花片、椭圆形嵌蚌金饰件组成,下缘围绕数周长条形云纹金片,一副耳坠由金耳环、长方形鹿纹金饰牌、方形嵌蚌金串饰、包金边玉佩组成,此外还有由水晶珠、玛瑙珠、琉璃珠、琥珀珠串成的项饰。这套装饰的主流来自中原文化,但鹿纹金饰牌则是典型的草原文化,琉璃珠、琥珀珠等是盛产于中亚地区的物品,而镶嵌技术以及连珠纹等工艺却是波斯、古希腊、古罗马等西方古国的特有风格。

  所有这些文化上的交流和影响,很难用单向传播和简单的双向影响解释清楚。因此,有学者形象地把这种发生在欧亚大草原上的文化交流称之为“旋涡式”的发展进程。

  辽阔、浑厚的鄂尔多斯高原,自远古以来就是贯通中西方文化、中原与北方地区文化交流的桥梁。以鄂尔多斯青铜器为代表的、以动物纹为特征的早期北方民族文化,不仅对中原农耕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对于沟通与加强中西文化间的交往,推动北抵南西伯利亚、西至多瑙河的整个欧亚草原古代社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它不仅完成了东西方文化相互传播的伟大历史使命,同时也在丰富多彩的文化氛围中汲取各种营养,使自身在保持本地区、本民族传统特色的基础上不断升华,谱写出更加光彩夺目的文化篇章。而这种民族文化的融合,又进一步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强劲动力,推动了古老的中华民族朝着更高更远更绚烂的方向迈进。 (记者 孙鹤)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