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微山湖

      发布时间: 2018-12-06 09:40:06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许燕梅

  去滕州访友,一进齐鲁,云开雾散,冬日的暖阳格外鲜艳。田野上,绿油油的冬麦铺展开来,一望无垠。踏上滕州土地,一股历久弥新的文化气息徐徐而来,墨子、鲁班、滕文公、毛遂、奚仲、孟尝君等一个个先贤志士在脑中闪现。

  朋友早就在微山湖红荷湿地公园等我,一番寒暄后,便责怪我来得不是时候。若是夏日来,荷香莲盛,莲叶碧翠,荷红妆浓,那才是最美的时节。

  公园大门前,几株粗大的银杏树,金黄色叶子点缀枝桠间。一排排水杉通身红扑扑的,风儿吹过,叶扑簌簌飘落,色彩流淌一地。

  进入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两只巨大的卡通螃蟹,高举起钳状螯足,正欢迎我们到来。但高不过身后30多米的“红荷塔”,它像一片盛开的荷花瓣,又像一叶鼓满风的船帆,载着我们起航。

  湖边杨柳依依,绿中夹黄。乘坐观光车,满眼荷已枯黄,静静地耷拉着。来到“荷花精品园”,站在“夏莲亭”下,品读着亭柱上对联:“花流水面飘香远,桥映波心荡影斜”小桥映在水面,倒影随风摇荡,下联中的景象依稀可见。上联中的荷花已不见,满池的荷虽失去了往日光鲜,但也能想象出夏日盛景:叶你挤我拥,密密麻麻;花白如芷兰,红似桃夭;味清香四溢,芬芳十里。想到此,不免觉得有点缺憾。而静下心来欣赏,别有一番景致。“一夜绿荷霜剪破”,无数枯茎瘦干,斜斜横横,千姿百态,露出一泓清水,如同一幅清雅的水墨画。立在寒水中的残荷,是芳华后的洗练,是生命中的沉淀,显露的是傲骨灵魂,保持的是亭亭遗韵。这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换一种姿态,深埋在泥塘里,待春风吹拂,开始苏醒萌动,孕育新的开始。看到此景,还有何遗憾?

  漫步九曲栈桥,突然雾气升腾,即刻在水面弥漫开去。残荷若隐若现,迷蒙中似有荷花仙子飘然而至。

  桥一道接一道,玻璃桥的无险、彩虹桥的登高、吊桥的摇晃,不同的风格有着不同的风景、不同的趣味。笔直的湖堤一眼不见尽头,两边的杨树高大挺拔,叶落成空,纵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仍精神抖擞地守护着一方残荷。

  红荷广场,小亭枫叶相映红。巨石垒起的假山,飞瀑直挂,朦胧间可见“善国、善政、善水”字样,篆体里书写着古滕国的辉煌,古朴中叙说着久远的历史。

  来到码头,乘坐游船驶入湖区。不久,水域忽然开阔,波光粼粼。几艘货船驶过,一打听,原是京杭大运河穿湖而过。周边的芦苇密密匝匝,被风霜染得黄灿灿的。一阵风掠过,苇浪翻涌,绽开的芦花随风而飞,似雪如絮。芦花悠哉游哉,翩跹起舞,飘飘洒洒,那绵绵不绝的气势,好像雪浪横江。

  渔船在芦苇荡悠悠前行,不知从何处飘来呱呱呱几声鸭叫,悠远空灵。友人告诉我,那是麻鸭声,下青壳蛋,是这里的特产。他接着又说,微山湖是我们北方最大的淡水湖,过去渔民吃住在船上,为了保护生态,已经搬到陆上生活。同时,发展“鱼藕同池”“上林下渔”等生态种养模式,现在的农村既绿了又富了。

  登上盘龙岛,栈道曲折回环,树木扶疏。小径通幽,乾隆皇帝问诊处——御诊阁,流光溢彩。正当我们边走边讲古人轶事时,突然有人语气坚定地说:“站住,别动,拿路条”。原来到了电视剧《铁道游击队》外景拍摄基地小李庄,我们哈哈大笑:“真是戒备森严啊!”一只可爱的小花狗,倒是十分热情,摇头摆尾地站在栈桥相迎。

  土坯墙、茅草屋、抗战标语、茶馆、方林嫂故居……一下子把我们带进那段峥嵘岁月。铁道线上,微山湖畔,抗日烽火熊熊燃起;芦苇荡中,神兵天降,“打得鬼子魂飞胆丧”。这些场景在脑海浮现。站在弹琵琶游击队员的塑像前,不由自主地哼唱起《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这首优美动听的歌曲。

  村口有好多土特产,当然少不了买咸鸭蛋。没想到微山湖的荷全身是宝,莲子有红白之分,荷叶、莲芯也能制茶,这使我开了眼界。喝上一口荷叶茶,清新爽口、自然纯净之感漫过心头,似乎此刻才触摸到荷那颗恬适、静雅之心。

  作别盘龙岛,好客的小花狗一直跟着,并送我们登船,直至消失在茫茫湖中。此番冬游,真是有趣。(唐红生)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