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书信里的温暖
——从见字如面到即时见面(一)

      发布时间: 2018-12-04 15:39:09       来源: 鄂尔多斯晚报       责任编辑: 许燕梅

  让人怀旧的纸质信件

  改革开放前,人们的沟通方式主要依靠信件、电报。一封信裹着思念带着吉凶,从此地到彼地,少则五六天,多则月余,才能到达对方手里。收信人常常是翘首企盼,见字如面。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想要尽早安装一部家用电话还得托关系送礼。第一款民用模拟移动电话大哥大进入内蒙古后,一度成为身份、财富和时尚的象征。今天,借助智能手机,人们可以随时随地语音视频。改革开放40年,大众的沟通方式从信件、电报、固话、BP机、大哥大、小灵通到智能手机,日新月异的通讯技术消除了时空距离,也对人们的生活内容和生活习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45年前,我去兵团走的那天,您在站台上隔着车窗叮嘱我‘继续学习写作,一定不要停下来’……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您当年的叮嘱常常回响在耳边,语重心长,令我难忘。”这是一封学生写给老师的信件,写信时间是2016年,收信人是今年83岁的李淑章教授。一生致力于语文教学的李淑章教授桃李满天下,至今他还能收到学生亲笔写给他的纸质信件。在李淑章眼里,纸质信件烙有时代的痕迹,多年以后拿出来看仍然“见字如面”。

  让李淑章记忆犹新的是他早年在呼和浩特师范学校读书时写给二姐的那封信。“我当年在新华书店看中一本《普希金诗选》,爱不释手,书价一块五,没钱买,一有时间就来到书店摘抄。可是越抄越爱,决定把它买下来。那时在山西老家的二姐已经上班了,我给她写信,请她资助我一块五。信件寄出后我就后悔了,她哪有余钱呢!十多天后,学校传达室通知我取汇款单,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向传达室,汇款单是白纸,上面有绿色的格子。二姐给我寄来3块钱,我当时就哭了……”

  类似这样动情的事件还有不少。11月27日,李淑章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多年前他出了一本书,他的一位学生得到后在火车上边看边哭边笑,事后就此事专门给他写了一封信,向他描述当时看到书时的心情。每每回想起这些有意思的情景,李淑章都觉得很温馨。如今手机普及了,人与人随时随地都能联系上,通讯工具的进步给人们带来了高效和方便,但在李淑章教授眼里,从写信到邮寄,再到接到回信,这一来一往,少则三五天多则个把月的期待,是电话和其他先进通讯方式无法表达的情感。

  据《北方新报》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