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韵

      发布时间: 2018-09-12 09:43:46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许燕梅

    一张老照片,一个老物件,在光阴的间隙中,有些东西,定格着昔日值得纪念的刹那;有些东西,让每一个昨天都依然鲜活。杭州是个多雨的城市,有雨,自然也与伞有缘。当雨幕把整个杭州城笼罩起来,江南的烟波浩渺之上就多了一层诗意。雨,是杭城最动人的情话,它催生了草木的疯狂生长,也孕育了《白蛇传》这样动人的爱情故事。许多年前,一把伞,撑开了白娘子和许仙千丝万缕的情愫;如今,在杭州,中国伞博物馆把那些有关伞的故事延续……

    中国伞博物馆坐落在杭州桥西历史文化街区,和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中国扇博物馆、手工艺活态展示馆作为一个整体,形成了充满浓郁历史文化的博物馆群落。中国伞博物馆是世界首创的以伞为主题的博物馆,在这里,伞的审美、伞的诗意和伞的象征意蕴,伴随着历史发展的车轮,碾压出一道独特的文化轨迹。

    在杭州拱墅众多博物馆群落中,伞博物馆的整体构思显得精巧而雅致,整个场馆以白墙灰瓦色调为主,有着浓浓的江南古典气息,通过多媒体演绎的虚拟雨景、小水雾等,为各式各样的伞搭建了最唯美的展示平台。在这里,你可以化身丁香一样的姑娘,撑上一把油纸伞,行走在戴望舒的《雨巷》里;也可以像英国经典老电影女主角一样,在雨天的街角,优雅地和某个人不期而遇。

    伞博物馆背景搭建颇费心思,展示的主体自然更加引人注目。为了方便游客观赏,伞博物馆划分出了六个单元。穿越时空,从几千年前一路走来,通过那些伞下的小小天地,见证光阴的流转。朴真的荷叶伞、堂皇的华盖、充满古典美的油纸伞、华丽的西湖绸伞、妖娆奇异的异域伞、工丽的现代伞……叫得出名字的伞、叫不出名字的伞,在这里都跳脱出了生活用品的概念,化身为艺术品。

    中国伞的起源——在古代中国,有多种关于伞发明的传说和文献,也有一些可供我们探索的考古材料。虽然这些材料尚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却能开启我们无限的想象。关于伞的起源,中国伞博物馆给出了两种说法:一是在4000年前,有个孩子头顶着一片大荷叶冒雨行走,人们受到启发发明了伞;一是3000多年前周武王带兵打仗时遇酷暑,经过荷塘的时候士兵就摘荷叶遮挡灼热的阳光,周武王受到启发,命令工匠制作出了伞。

    油纸伞与油布伞——汉代以前的伞尺寸较大,伞面可能是用丝帛以及鸟类的羽毛编织而成,因为价格高昂,主要流行于上流社会。到了汉代,随着纸的发明,情形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当纸被用作伞面后,伞成为人们能够消费的用具,开始与日常生活发生密切的关系。纸伞表面涂上一层桐油以增强避水性,称为油纸伞,具有良好的避雨性能。棉纺业兴起后,以棉布为伞面材料的油布伞也出现了。它比油纸伞更加坚固耐久,价格较高,还是颇受欢迎。进入近代,传统伞业受到现代伞业猛烈冲击,一种具有明确审美功能的工艺伞发展起来。它在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的同时,也带着一丝怀旧的眷恋。

    美丽的西湖绸伞——丝绸很早就被当作伞面材料,尤其是中唐以后,随着丝绸的普及,绸伞进一步流行。南宋临安是全国的制伞中心,市场上绸伞品类众多,有大小黄罗伞、清凉伞,红绿小伞和方伞等,供顾客选择。及至近代,杭州西湖绸伞作为绸伞家族最靓丽的一支,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绸伞的突出代表。西湖绸伞以竹作骨,以绸张面,小巧玲珑,风格典雅,伞头造型多借鉴西湖中的“三潭”,伞柄的造型除了注重艺术上的变化外,还要求手感舒适、线条流畅。同时,花线的穿制、伞扣的造型饶有民间风味,也烘托了绸伞的精美工艺,具有浓郁的江南地方色彩。杭州还有一种以西湖命名的绸伞,那就是被称为“西湖之花”的西湖绸伞,全称“西湖竹骨绸伞”。在西湖绸伞展区内,还专门打造了一个小小的西湖,让人不禁想起“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这样的诗句。

    伞的文化——伞在伴随着人们生活的同时,人们也将自己的情感和观念以及建立在这种观念基础上的象征含义赋予伞。伞在历史积淀中所形成的文化内涵广泛、深刻而复杂。它的制度、形态、颜色,甚至汉字字形,都激起了人们无限的联想。它既是将人群区分开来的仪仗制度的一部分,又是将具有共同心愿的人联系在一起的媒介,它既为人们带来喜庆与吉祥,但又成为民俗心态中的一种难言的禁忌。正是在这种多样化的情绪中,形成了各地丰富多样的伞文化。

    走向世界的伞——在中国以外的一些地区,很早就出现了伞。在古埃及,伞是法老仪仗的一部分;在古希腊,伞是贵族妇女遮阳的专用器具。在漫长的中世纪,除了教廷保留了仪仗意义的伞外,伞并不见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一般认为,真正作为人们生活用具的伞,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来自中国。在唐代,中国伞便传到了朝鲜与日本,并在日本发扬光大。从16世纪中叶开始,有零星的中国伞进入欧洲市场,但直到17世纪中叶,伞才开始走进欧洲人的生活。伞走向世界,不仅给各国的人们带去便利,也丰富了当地的文化。在今天,世界许多地区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伞文化。

    形形色色的现代伞——直到17世纪后半叶,欧洲的伞还是笨重的,伞的使用与其说是遮阳挡雨,不如说是显示身份。这种情况到19世纪弧形钢骨伞架研制成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随着收放自如的伞问世,伞开始真正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现代纺织技术提供的更丰富多样的纺织材料也促进了伞的现代改造。伞作为如此美丽的意向,承载了中国人很多的才情与柔情,可是关于那个美丽的事物,正在朝着我们远去。虽然伞的形制被保存下来,但材料的变化为制伞业带来了一场革命。这场革命反过来猛烈地冲击中国的传统手工制伞业,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现代金属伞迅速取代传统的油纸伞,成为伞的主流。大红油纸伞虽然依旧美丽和生动,但终于进入非物质文化的名单,离人们的生活渐行渐远。

    幸而,我们还有中国伞博物馆这样的所在。在这里,游客可以在互动区近距离体验制伞的老工艺,既可以为伞组装零件、画伞面、修伞,也可以自己动手制作一把油纸伞,把伞的底蕴一代代流传下去。

    穿行于中国伞博物馆,每一个拐角处,皆是一次枕着运河记忆流淌的、带着怀旧情怀的寻知之旅。(记者 王亦然)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