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香幽幽环溪村

      发布时间: 2018-07-12 09:42:40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许燕梅

    江南还在梅雨中徘徊,风依旧温柔。带着一腔浪漫情怀,我来到了浙江桐庐,走进了乡村田野。

    村口那高高的牌坊,绿树掩映,一块巨石上镌刻着“环溪”这个富有诗意的村名。小村三面环水,一面靠山,坐落于天山岗山麓,天子源和青源两条溪流汇合于村口,由此而得名。“门对天子一秀峰,窗含双溪两清流”正是村子的写照。

    已是夏季,荷花迎来了最灿烂的年华。进入牌坊后,青石铺就的道路两旁,摆放着一排大大的瓦缸,里面是盛装的荷,在风的摇曳和雨的浸润下,显得分外妖娆。荷或戴着滚圆的帽,或穿起翠绿的裙,或铺展在水面上。朵朵荷花,白的清纯,粉的如霞,盛开的灿烂,含苞的娇羞,成熟的已化为青青的莲蓬,剥去绿衣,颗颗莲子雪白水嫩,香甜可口。

    雨丝丝的,远处山峦连绵起伏,飘飘渺渺。“接天莲叶无穷碧”,山脚下是万顷荷田,浩浩荡荡。那云遮雾绕的青山与田田凝碧的荷叶,还有那幢幢小楼上的青瓦如叶、红瓦如花,交相辉映,如此景致宛如一幅清新逼人的画卷,直叫人啧啧称赞。

    钟声悠扬,这才发现路旁有座建于清代年间的水口寺,不由得想起了佛。荷花俗称莲花,虽是俗称,却不是俗物。普度众生的菩萨通常是坐在莲花台上,正所谓:心事无尘土,莲花自在开。水口寺周边都是莲花,这里的莲也许离佛最近,正是观莲悟禅的好去处。烟雨下、钟声里,这满眼的莲弥漫着脱俗、飘逸而圣洁的气息,一下子让人在香火氤氲中体味出“莲香风里皆是禅”的意境来。

    尽管是多雨的季节,溪水依然清澈,沿着潺潺的溪流行走,一座古桥横跨于天子源溪上。这是座建于清康熙年间的安澜桥,拱形似月,缠绕的古藤一个劲地挂向溪水,似嫦娥梳妆,袅袅婷婷。桥的两端各有一棵香樟树,均300多年,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恰如两朵绿色的云,桥身的藤蔓如从云朵中掉落的云丝,共伴着这一轮“明月”,周边的荷又如繁星点点。

    踏上石桥,小草在节节台阶的缝中探出。凭栏而望,习习荷风中,赏荷的风姿绰约,闻荷的缕缕清香,宛如身在荷中央。

    鹅卵石驳岸,溪水见底,也有块块鹅卵石在水底被青苔包裹着。溪边水草丰美,各式小花点缀其间。成群的红鲤鱼自在悠闲,几处睡莲不时地晃动,那便是鲤鱼的杰作了。这一红一绿,动静相宜,饶有趣味。

    鸡蛋大的卵石铺成的小径在村中延伸,漫步其间,十分惬意。观音兜、女儿墙、圆形院门,凉亭、木椅、画廊……既古朴又清新。“曲径始入通幽处,已闻莲花一缕香”。房前屋后都能见到荷,也能见到以莲为名的处所,如清莲园、爱莲居等,从中不但能感到山村人家的和美,也能透出悠悠的莲文化。“爱莲居”门两边挂着一副木质对联“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吸引了我。这千古名句一看便知出自周敦颐的《爱莲说》。满村的荷,难道与周敦颐有渊源?

    原来,环溪村系北宋大儒、理学家周敦颐的后裔族居地。明洪武年间,他的第十四世孙选了这片灵山秀水安家。自此,周氏一族繁衍生息,逐渐壮大,至今已有600余年的历史。周氏宗祠“爱莲堂”,传承着周家的家训文脉。古老民居“尚志堂”,见证了村庄的流年。比古村还古老的五株银杏树,更是争相告诉小村的沧桑巨变。改革开放40年村民生活蒸蒸日上,特别是近十年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实行垃圾分类管理,污水收集处理后才排放,一改过去那种“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溪沟就是垃圾污水的家”脏乱差环境。

    村里的古建筑、新楼房协调融合。芭蕉、翠竹、绿树下的农家,错落有致。“花木清香庭草绿,琴书雅趣画堂幽”道出了小村幽雅环境和书卷之气。满村的荷香,也散发出村民的淳朴与好客。一些农家已开办起了民宿,每逢假日,城里人纷至沓来,揽夜色于怀,枕一方荷池,把清香带进甜美梦中。

    一朵朵莲花,绽放于小桥流水人家,盛开在青山绿水间,正如《爱莲说》中的“香远益清”。(唐红生)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