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育孩子到教育父母

      发布时间: 2017-06-02 16:07:20       来源: 鄂尔多斯新闻网       责任编辑: 许燕梅

        讲述人:王彩霞

        讲述主题:专注家庭教育,创建鄂尔多斯的父母大学

        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熟悉我的人称我为“本土家庭教育讲师”。没错,我本来就土,这个称呼也算“名副其实”。

        我出生于伊旗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亲虽然读书识字少,但他教给我的道理,至今对我影响深刻。他总说,“培养娃娃要像种庄稼一样多用心,娃娃才能长得好。”

        后来,我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真正做起了教书育人的工作。在学校教书的几年里,我发现很多家长在培养孩子这件事情上过分依赖于学校教育,而忽视家庭教育。其实,我也犯过这样的错误。当我的孩子进入了青春期,成长中遇到很多烦恼和困惑的时候,我身为一个老师和妈妈没能更及时有效的给予帮助引导让我感到自责。也正由此,我决心做出改变——为师不为匠。

        在亲戚朋友不理解的情况下,我辞职了。带着质疑声,我创办了自己的培训机构。起初只是作科目辅导,由于培训效果好,规模越来越大。但这不是我的初衷,我要做的是通过家庭教育更好地培养一个个健康、快乐、优秀的孩子。

        有一次,在亲戚朋友不理解的情况下,我外出求学。同样带着质疑声,只是这次更强烈。因为家庭教育的课程要花费掉十多万元。自费去学习家庭教育,是一件被认为很不值的事情。用他们的话说,“哪个父母不是能生会养的,谁会听你的。”但女儿的受益让我更加坚信我的选择,教育孩子要从教育父母入手。

        再一次,在亲戚朋友不理解的情况下,我创办了“东方胜父母大学”。在不被认可的起步阶段,我也曾有过质疑,但是他们给了我继续前进的动力。

        暑假的一天,一位母亲找到了我,说她的孩子已经到了厌世的地步,拒绝与心理医生沟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们找到了我。当时我的压力很大,那是第一次做如此难度的“排解”。我以孩子母亲同学的身份开始与这个眉头紧锁的高中生聊天,从下午两点多一直聊到晚上很晚,结束的时候他的眉头舒展了,我也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解药恰恰是他的父母。后期通过与孩子父母的沟通,最终他们找回了快乐如初的孩子。不善言辞的父亲给我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也让我找到了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另外一对特殊的父母,他们的年纪和我的父母差不多,已经都六十多岁了。

        他们是我的第一批学生,每次上课,都是早早来到教室,做好准备,风雨无阻,没有落过一堂课。他们的认真是为了孙子,儿子的英年早逝让两位老人再次承担起培养教育孩子的重任。而最让我佩服的是,两位老人教育理念的解放。他们理解并认可为人父母是需要能力的,这种能力需要通过教育获得。

        父母大学从筹备至今的五年间,从首批17位学员到现在受益家庭上万个,我感到很欣慰。这个属于我们本土的父母大学发展至今,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帮助和支持。伊旗关工委、老干局、妇联在政策、场地、项目等方方面面都给予了很多帮助。我们的父母大学也正在通过这些渠道开展更多公益服务。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这也是我们创办父母学校的理念。2016年东方胜父母大学先后被康巴什区民政局授予最具人气社会组织,被市民政局评定为3A级社会组织。同年12月,伊旗分校正式挂牌,并成立了伊旗关工委关心下一代教育培训中心暨父母大学教育基地。希望父母大学通过教育更多父母好好学习,来带领我们的孩子天天向上!(吴檳廷 周斌)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