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钱”消费要不得

      发布时间: 2013-09-04 14:32:12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白峰

  开学在即,大学新生还没进校,开学支出已花掉父母4个月工资,1万元只是起步价。如此“超钱”消费当引起重视。

  所谓“超钱”,主要包含两层意思:一是超过父母实际支付能力;二是超过大学生应有的消费标准。调查发现,大学生消费成人化现象十分严重,时髦的电子产品、服装、化妆品以及社交,在大学生消费中占了大头,学习性消费所占比重偏低。 “儿子要魅力,老子有压力”,校园“超钱”消费所形成的攀比,令一些家长苦不堪言。

  “超钱”消费会削弱大学生拼搏进取的精神。现在一些大学生的生活费已远远超过他今后就业的初期收入,这种情况下,学习对他还有多大吸引力呢?过来人都知道,日子过得太舒服,是没法读好书的。古人强调“书中自有黄金屋”而不说“黄金屋里好读书”,主要是因为读书最适宜的环境是“寒窗”而非“温室”,“寒窗”能激励学子改变命运的雄心壮志。家长本以为钱给多一点,可以让孩子学得好一点,结果很可能事与愿违。

  “超钱”消费会误导大学生的价值观。上大学前,孩子们共同的价值取向就是看谁的成绩好、考试分数高;进了大学后,价值取向很快呈现多元化倾向。但努力学习、苦练技能、全面发展、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应该成为大学生们主流的价值观。而“超前”消费则有可能将学子们的价值追求引向庸俗的个人生活领域,从而对学生的健康成长产生不良影响。

  “超钱”消费还会加剧大学生两极分化,不利于校园的和谐。有调查显示,目前大学生个人消费中的两极分化现象比较普遍,家境好的同学每月花销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而靠助学贷款过日子的同学每月可能只有200元开支。两极分化催生了高校 “跑腿族”,“跑腿族”为有钱的同学打开水、占座位、买东西、陪伴出门,形同“少爷”的“跟班”,所得收入用来支付生活费。校园内的这种雇佣行为,很可能会扭曲纯洁的同学关系,形成校园人际对抗与分裂。透过近几年高校发生的“同室操戈”惨剧,往往能找到校园两极分化的影子。

  有鉴于“超钱”消费的诸多副作用,前不久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在“致新生家长的信”中,建议家长供给孩子月消费额600元。这个建议很好。我们有必要再强调一句:再富不能富孩子。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