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 州 印 象

      发布时间: 2013-08-05 12:16:57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责任编辑: 何敏嘉

  

 
 
 
苗族“达佩”(“姑娘”的音译)上前敬酒
 
三江村寨
 
侗族风情实景演出《坐夜》
 
侗族百家宴
 
柳州奇石馆
 
世界四大历史名桥之一“程阳永济桥”
 
 
柳江夜景
 
 
世界最长风雨桥——三江风雨桥

  柳州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中北部,在人们的印象中是中国西南工业名城,柳工、五菱、花红片、金嗓子喉宝、两面针牙膏等工业产品很久以来已耳熟能详。几年前到广西考察文化产业,曾有朋友建议将柳州列入行程,但一来因为行程匆忙,二来也因为先入为主的工业城市概念,未能成行。

  前不久,恰逢中国地市报研究会六届四次理事会暨“百名社长总编看柳州”活动在柳州召开,鄂尔多斯日报社是研究会常务理事单位,应柳州日报社邀请,我和一位同事终于走进了这座“三江四合,抱城如壶”的工业名城——柳州。

  古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概指对事物的外延形象而言。而对一城一地一方人的内涵,如不置身其中,亲身体验,真是难解其中风味,难领其中风情。所以,走进柳州,她的各种美好,各种情韵,纷至沓来,入眼入心,城市的形象在我心中丰满起来。柳州不只是一座蜚声中外的工业重镇,也是历史名城、旅游胜地、文化宝库。

  柳州建制始于西汉,唐贞观年间,因城依柳江而建,始称柳州。在古代自然经济条件下,物产丰饶、水运便捷的特点,使柳州成为西南地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之一,素有 “桂中商埠”之古称,这种自然地理条件为柳州发展相关联的商业和手工业提供了便利条件,特别是上等木材的聚集,造就了过去柳州的特产——棺材,民间曾流传“吃在广州、玩在杭州、死在柳州”的说法,说明了柳州木质优良、木器制艺的高超。当然这种戏谑早已成为历史。目前,柳州继续保持着我国西南交通枢纽的重要地位,工业则由手工业、轻工业跨入机械制造业、现代工业并重的时代,早年,新中国第一代装载机、第一代汽油机即诞生于此。在气势磅礴的柳州工业博物馆,我们目睹了许多珍贵的历史实物和画卷,一桩桩、一件件地向我们叙述了柳州从手工业到重工业再到现代工业体系的发展历程,展示了柳州敢为人先的工业文明,同时也像缩影一样记录了中国工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由落后到赶超的拼搏奋斗史。

  柳州是中国南方人的祖先“柳江人”的发祥地,五万多年前,白莲洞人就在这里繁衍生息,城南的白莲洞遗址,从柳州机场进入市区时会路过,这次虽没有亲自去,但据同行的人说那是旧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历史可谓悠久!在柳州,人们提到最多的历史人物就是柳宗元。中国的历史、政治和文学的关系一直很难厘清,政治家和文学家很多时候会集于一人,柳宗元就是这样一位人物。柳宗元与好友刘禹锡参与领导永贞革新,失败后被贬邵州、永州,最后贬于柳州为刺史,逝于任上,后人尊称“柳柳州”。宋代追封柳宗元为文惠侯。在柳州的柳侯公园,我们瞻仰了柳侯祠和柳宗元衣冠墓,在赞颂柳宗元的“荔子碑”前,我们静静地倾听着讲解员的深情讲述,感受到了柳州人民对柳宗元的崇敬之情。“荔子碑”碑文出自韩愈《柳州罗池庙碑》一文所附《享神诗》,由苏轼书写,柳、韩、苏皆负有如椽之笔,名列唐宋八大家,而此碑集柳事、韩诗、苏字为一体,故人称“三绝碑”。据说在其他地区也曾有 “三绝碑”,但此“三绝”之规格应为绝无仅有,驻足碑前,诵读碑文,好似感受了一番与古人对话的惬意。

  在柳侯祠,我们还看到了两位现代伟人的墨迹,一是毛泽东手书柳宗元诗《别舍弟宗一》,二是郭沫若手书的柳侯公园、柳侯祠、柳宗元衣冠墓。在对柳宗元的看法上,毛、郭二人曾有分歧,众所周知,毛泽东对柳宗元的评价是很高的,手书柳诗即是一证。晚年,毛泽东有诗专门要求郭沫若“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但无论有怎样的分歧,他们对柳宗元地位的推崇都是很高的,而柳宗元诗中有“桂岭瘴来云似墨”之句,其中桂岭即指柳州附近山岭。1200多年前,谪贬官员的瘴疠之地,到今天已成为工业文明、文化发达的旅游胜地,沧海桑田,时代变迁,文明进步,令人感慨。

  柳州与桂林毗邻,也一样拥有令人迷恋的山水风光,但柳州的少数民族风情更具特色。在柳州,我也听到了“桂林山水甲天下,柳州山水超桂林”的说法,我曾想既已“甲”,如何“超”?但是确实感觉到“柳州不亚于桂林”。柳江环绕着柳州市区回流,柳州人称柳江为母亲河,柳宗元曾用“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来描绘这里。沿着九曲回肠的柳江,柳州市打造了近百里的生态区域自然景观。晚上,从海员码头坐船,沿江游览,山水交映,一步一景,蟠龙山中影见宝塔、乌篷船边激淌瀑布,还有岸边漫步的人们……这些都构成了一幅静谧的山水泼墨画。从柳州市区沿着G209公路一路向北,驱车100多公里,就到了融水苗族自治县。下车走进苗寨,美丽的苗族“达佩”(“姑娘”的音译)就会唱着山歌上前敬酒,这让我想起鄂尔多斯蒙古族的“下马酒”,虽然行程安排我们来这里主要是观看苗乡斗马,但这里的山水更显迷人。从融水继续沿着G209公路往北,驱车大约100多公里,就到了三江侗族自治县。晚上,坐在圆形木质结构的鸟巢观看侗族风情实景演出《坐夜》,同时可以欣赏到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多声部无伴奏合唱的“侗族大歌”;白天,到世界最长风雨桥三江风雨桥拍照留影,到弥漫着糯米清香的程阳八寨,沿着小道走侗寨,感受侗族人家真实的田园生活,最后再品尝一番侗家人自制的“百家宴”,看到、走到、尝到,真是别有风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侗寨的风雨桥,她们与柳州城内柳江上十多座的现代化桥梁相比,少了点气势恢宏,但多了些古朴庄重;少了点宽阔热闹,但多了些婉约宁静。风雨桥在建筑史上称为“廊桥”,与欧洲廊桥不同的是其建造之初,不用一张图纸,整座建筑全用榫铆连接,不用铁钉,一样牢固,它与鼓楼一道业已成为侗寨不可或缺的文化。

  说到柳州的文化,不能不提奇石文化,“柳州奇石甲天下”,这是奇石界对柳州的褒称,不过,许多人只知道柳州的奇石出名,却不知道柳州的奇石为什么出名。走进奇石馆,柳江河卵石、三江彩色玉石、融安腊石、运江木纹石、融江梨皮石等等,品种繁多,琳琅满目,且柳州的奇石已形成产业化的格局,采、装、销形成了一条龙的产业链,产业链的每个环节基本都得到了细分,因而柳州有一大批从事奇石产业的人们,其他城市难出其右,这也正是柳州奇石得以出名的主要原因。柳州的文化宝库中除了奇石,还有影视、舞剧、体育等等,如在柳州彩调剧基础上改编的电影《刘三姐》,荣获“国家文华大奖”等多个奖项的民族音乐剧《八桂大歌》,这些早已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只因为行程匆忙,未能一一尽赏,虽稍有遗憾,也或许是留了份再往的期待。

  旅游胜地离不了饮食文化,而对于游客来说,体验一地饮食文化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品尝小吃。笔者喜食各地小吃,到柳州前即已打听到当地的螺蛳粉曾在《舌尖上的中国》第一集里惊艳亮相,且有“吃了螺蛳粉,想做柳州人”之说。亲尝 之后 ,更知绝非“浪得虚名”。螺蛳粉堪称柳州一绝,柳州人将青螺与大蒜、辣椒等10多种天然食材一起爆炒,再熬煮成酸辣鲜香的螺蛳汤,浇在煮好的米粉上,远闻食欲立振,近看色彩怡神,特别是受到周边不顾酸辣、吃相豪放的美女食客们的感染,不由我也要大快朵颐。吃了螺蛳粉,再听柳州人自豪地介绍他们在天下第一锅前“万人同品螺蛳粉”的盛景,恍若自己也变成柳州人了……

  从柳州回来已经一段时间了,回想在柳州的那几日,我还是沉浸在那山水如画情如歌的美好中,依山而建的吊脚楼,潺潺溪边的浣纱女,余音绕梁的山歌,山间小路上嬉戏的孩童……美哉,柳州!再见,柳州!思你念你,有诗为证:画廊回环抱柳州,龙城景色一壶收。入眼青山皆妩媚,倾樽侗女更温柔。百家宴上笙歌劲,风雨桥头岁月稠。归来塞北夸南国,梦魂犹在桂江游!         图/文  詹剑彬



友荐云推荐